欢迎来到小说阅读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资讯 > 正文

痴情总裁的替身新娘红豆芋圆小说免费阅读 痴情总裁的替身新娘红豆芋圆在线阅读

作者:admin 时间:2017-12-07 14:40:05

  今天小编强烈为大家推荐一部小说,作者是红豆芋圆,痴情总裁的替身新娘小说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剧情紧凑,感情细腻动人。shu4小说网为大家提供试读章节,各位读者可免费试读,感兴趣的话请关注shu4小说网!

  

  红豆芋圆小说痴情总裁的替身新娘简介:

  

  酒吧陪酒女孩宋庭谖,因为酷似当红明星方馨月,而被误送上了冷酷总裁司徒乘风的床。羞愤过后,她只好收下那毁了她清白的一百万,想着从此便与此人再无丝毫瓜葛。却不想,方馨月的意外受伤,竟让他们重新牵扯在一起。宋庭谖极不情愿地被司徒乘风买来做了方馨月的替身,两人在接触过程中渐生爱意,被方馨月得知后,百般破坏,并在电影节的开幕式上揭穿了宋庭谖,给她挂上骗子的称谓,惹来一众粉丝的愤怒。而司徒乘风为了安慰假装晕倒的方馨月,只好抛下宋庭谖,回到方馨月的身边,却被宋庭谖误会而伤心地离开了他。五年之后,宋庭谖归来,更名换姓,脱胎换骨,成为人尽皆知的歌坛天后。而司徒乘风却因一次意外的车祸,失去了记忆……

  

  痴情总裁的替身新娘小说第九章 吃到你不吐为止:

  

  “听说你最近什么都吃不下?!”一回到家,在和母亲打过招呼之后,许皓霆就来到了安心如所住的房间,轻挑眉,他细细打量着穿着家居服的安心如,宽大的衣袖而后裤管显露出她的瘦削,而苍白的脸色更衬托的她瘦弱了几分。

  

  心忖,她似乎真的削瘦了一些!

  

  安心如怔忡了一下,徐徐的回首,看见他正凝眉打量着自己,她微微撇头,声音轻柔的道,“胃口不好,吃什么吐什么!”

  

  “多少都得吃点!”许皓霆皱眉,语气里带着些许担心,“我去让林妈准备些鸡汤来!”

  

  语毕,不待安心如回话,他便径自走出了房间。

  

  许久,他端着一碗鸡汤走了进来,“已经凉了,赶紧喝了吧!”

  

  看着鸡汤上漂浮着的油花,安心如两道柳眉顿时揪在了一起,她的胃顿时一阵翻滚,恶心感袭上心头,冲到浴室不停的干呕。

  

  许皓霆皱着眉头睥睨着狂吐不止的安心如,睿智的眸子里掠过一丝担忧。以她的状况,,就算吃下去了,最终也还是会吐出来,一直进不了食,肚子里的孩子怎么能够发育正常呢?

  

  “那个,许先生……”以自来水漱口之后,她虚弱的道。

  

  “嗯?!”他眉头一挑,凝视着她。

  

  “鸡汤太油腻了……”言下之意,就是她只适合吃一些清淡的东西。

  

  思忖了一下,许皓霆担忧的睨了她一眼,而后道,“我让林妈给你准备些清淡的食物!至少先吃点东西!”

  

  “谢谢!”

  

  “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孩子好!”眼角扫了她一眼,他淡淡的道。

  

  听了他的话,默默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安心如只觉得心忽地一凉。

  

  是啊,为了孩子,若不是因为孩子,他们又怎么会有交集呢?安心如,你心里到底在奢望什么呢?他给你的温柔,不过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

  

  安心如,你不要傻了!不要迷恋在他的温柔里,否则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目睹了太多的分和别离,她很清楚爱情究竟有多么的伤人!谁先迷恋了,就注定会被伤害。

  

  可是,她的心似乎已经因为他的温柔而开始迷恋了,自己似乎正在一步步的走进了一个巨大的深渊里,她该怎么办?!要冷淡的对待他吗?她做不到啊……

  

  值得庆幸的是,上来的人并不是许皓霆,而是林妈。

  

  林妈告诉她,许皓霆特地交代林妈多多照顾她,让她少吃多餐,即便反胃,也得吃一些有营养的食物。

  

  听了林***话,安心如的眼神不由的黯了,心里却也不由地松了口气。这样也好,即便自己对他有感情,可是他对自己并没有感情,在生下孩子之后,她也能坚定离开的决心了……

  

  可是,她没有料到的是,因为许皓霆的一番话,她即将面临着另一番的折磨。

  

  中午时分,林妈端着餐盘走了进来,上面摆着一碗白米饭,还有一碗滤过油花的鸡汤,以及一碗黑乎乎的东西。

  

  “林婶,这是什么?!”看着那一碗黑乎乎的东西,安心如忍不住的皱了皱眉。

  

  “安胎补药!少爷特地交代的,你身子不好,要好好调理,特地让医生开的中药!”林妈将餐盘放在桌上,低声解释着。

  

  “林婶,你先搁那里吧!”她才狠狠的吐了一番,一点力气也没有。

  

  林妈担忧的看了一眼她略显苍白的脸,“安小姐,再难受也得吃一点,否则,不关你自己身子吃不消,肚子里的宝宝也会营养缺乏的!”

  

  “嗯……我等会再吃!”

  

  “那可不行!”如噩梦般的尖锐嗓音倏地响起,许母双手环在胸前,双眸紧紧地盯着她,“阿皓可是特地交代了,要林妈好好照顾你!若是林妈一走,你就把东西全部倒掉了,到时候林妈要怎么和他解释呢?”

  

  “我现在吃不下!”安心如淡淡的解释,希望许母能够发发慈悲心,放自己一马。

  

  许母冷冷的看着她,眼里闪烁着厌恶,挥挥手示意林妈离开。她端起餐盘上的安胎药,勾起一抹邪佞的微笑朝她走过去,“你还是喝了吧!这样,林妈才好向阿皓交待啊!”

  

  盛满中药的碗一凑近,刺鼻的中药味便冲进她的鼻内,她嫌恶的皱起了眉头。

  

  可是许母并不管那些,站在她面前,把药碗送到她的面前,“你是要我动手,还是自己喝?!”

  

  可是,还不待安心如回话,她便一手握着安心如的下巴,一手端着药碗直往她的嘴里灌药,“喝,你给我都喝了!”

  

  又苦又臭的味道顿时充满了安心如的整张嘴,胃里忍不住一阵翻腾,大部分的药水都顺着她的嘴角滑落。

  

  将中药灌了一大半之后,许母将药碗重重的搁在餐盘上,端起了鸡汤,准备用相同的方法灌她喝鸡汤。

  

  此刻安心如不像之前一样任她摆布,而是撇头避开了许母的手掌。不料,许母扬手一甩,一个巴掌就挥在了她的脸上,“该死的贱丫头!我亲自喂你,你居然还敢不领情?!看我怎么教训你这个贱丫头!”重重的将手中的汤碗搁下,她抬手恶狠狠掐向安心如的手臂。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安心如忍不住痛呼了一声,“啊——”

  

  “该死的贱丫头,贱丫头!我叫你不领情,我叫你不领情,我叫你恩将仇报,我叫你做‘第三者’抢别人老公……该死的贱丫头,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许母的口里不断的碎碎念着,手下的动作也并未停止,相反有愈加激烈的趋势。

  

  安心如只能吃疼的回避着她的伤害,可是身子虚弱的她,哪里会是许母的对手,很快她的手臂上便都是淤青的掐痕了。

  

  也许是许母觉得累了,也或许是她发泄的差不多了,她终于停止了她近乎疯狂的举动,冷眼睥睨了她一眼,“我让林妈再去准备鸡汤和中药!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吃,就算是用灌的,你也得给我吃下去!你记住了,你不过是我许家生孩子的一个工具罢了,你肚子里怀着的是我许家骨肉!你可没有任何挑食的资格,林妈拿什么来,你都得乖乖的全部吃下去!”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许母嘴角勾起一抹嗜血般的笑。

  

  “那个药太苦了,我一闻就想吐!”不顾身上的疼痛,安心如虚弱的解释着。

  

  “我会让林妈每天多准备一些,就算是吐了,你也要继续吃,直到你不吐为止!”眯起眸子,许母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毒。

  

  看着许母离开的背影,安心如就好似刚才生死边缘走了一遭!许母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噩梦!可悲的是,自己又没有能力反抗她,若是她真一声令下将父亲带走了,自己该怎么办?自己该到哪里去找父亲?即便是父亲被他害了,自己都无从知晓啊!

  

  颓丧的瘫坐在那里,安心如的双眸顿时蒙上了一层雾气。之前,许母还只是要求自己做这做那,可如今竟然开始对自己动手了。之后,她还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呢?安心如已经不敢往下想。

  

  天啊,这样的日子究竟何时才是个头啊!

  

  此刻,安心如开始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如果自己再坚强一点,再独立一点。不去依赖许皓霆的力量,打掉了孩子,自己也就不会来到许家,也就不用面对这一切了!虽然日子可能会过的更加艰难,但是起码自己还是有尊严的,泪水就这么顺着脸颊滑落……

  

  不许久,林妈再次端着餐盘走了进来,怜惜的看了一眼安心如,只可惜自己不过是一个佣人,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权力。

  

  不例外的,许母依旧还是跟在她的身后,只是这一次她显得安静了许久。冷着一张脸,只是静默地站在一旁看着,直到安心如硬生生的将药汁和鸡汤喝下去,这才算是罢休。

  

  许皓霆下班回到家里,径自奔向了安心如的房间。

  

  推开房门,一股刺鼻的中药味便扑鼻而来,他走进房间阖上房门。

  

  眼前的一切,让他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安心如整个人蜷缩在墙角,嘴角还有黑色药汁的颜色。他一步步的走近她,她的眼角挂着泪滴,整个人无助、可怜,让人怜惜。

  

  看着这样的安心如,许皓霆说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感受。明明自己和她只是萍水相逢,误打误撞的有了一晚的纠缠罢了。可是,那一晚上的记忆却分外的清晰,他甚至能记起她当时的每一个举动。思及此,他一双鹰眸里顿时燃起了一簇火焰。

  

  该死的,他爱的明明是小怜啊,可是为什么却夜夜梦到另外一个女子!

  

  像是感受到有人在注视自己,安心如惺忪的睁开了双眼,见是许皓霆,她忆起了许母要她远离许皓霆的警告,身子微微的朝后挪了挪,“是你?!”

  

  “怎么还不上去睡觉?!”低哑的嗓音里透露出一丝不该有的温柔。

  

  安心如缩了缩身子,“我只是想在这里呆一会!”似乎只有躲在这个角落里,她才能感受到安全感,胃里一直在翻江倒海,她拼了命才压制住让自己不吐。

  

  “去那里上睡吧,在这里会着凉的!”许皓霆缓缓地走近,想要拉她一把。

  

  可是安心如像是受惊了一般,急急地朝后退,“我自己可以!”语毕,她强迫自己扶着墙壁站起身子。

  

  一站直身子,她再也压抑不住,一掉头猛地朝洗漱间奔去。

  

  趴在马桶旁,安心如吐得一塌糊涂,之前强迫自己灌下去的药汁和鸡汤,一滴不剩的全部被吐了出来,整张小脸顿时变得惨白,她只能虚脱的倚在墙壁上。

  

  跟着进来的许皓霆看见她虚弱的模样,心脏兀的一阵紧缩,蹲下身子,他双臂穿过她的腋下将她抱起来,低声询问,“你没事吧?”

  

  “没事!”虚弱的已经没有力气的安心如,此刻已经顾不上许母的警告了。

  

  单手扶住她的身子,许皓霆腾出一只手按下马桶的冲水按钮,“我扶你去房间休息!待会我让林妈再准备些吃的!”

  

  安心如虚弱的摇摇头,声音如若浮丝,“我不饿!”思及那黑乎乎的药汁,她就忍不住想吐,更别说是吃东西的胃口了!

  

  许皓霆在心中忍不住叹息,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对安心如有了一丝不该有的心疼,将她扶到身边坐定,凝睇着她几秒,他才缓缓的开口,“医生说,孕妇在怀孕期间的口味会和之前的口味不一样,会比较偏好酸Xing食物……”顿了顿,“算了,还是你自己说吧,你想吃点什么?”

  

  安心如怔忡了一下,心中顿时一暖,他这是在关心自己吗?须臾,她才缓缓的开口,“我想吃话梅……”

  

  许皓霆眉头一紧,“可是这种东西毕竟不是主食,你总得吃点主食吧?!”

  

  “我想喝点粥,越清淡越好!鸡汤虽然滤过,但是还是油腻!”

  

  “我先让林妈去熬点清粥!”语毕,他便走出了房间。

  

  须臾,他便端着一碗清粥走了进来,“吃吧,什么都没有加!这是我问林妈要的话梅!”林妈一听说安心如想吃酸的,立刻把自己准备给小孙女的话梅奉献了出来。

  

  接过他递来的话梅和清粥,安心如只觉得心头一热,一双水眸紧紧地盯着他。

  

  “你先吃,我出去一趟,马上就回来!”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许皓霆没有发现他的眸子里竟然闪烁着一丝柔情。

  

  安心如不由地沉醉在了这一汪柔情里。

  

  许皓霆开着车到了最近的超级市场,转悠了一圈之后,他赫然发现自己竟然连蜜饯类的副食品柜台都找不到,最后还是在超市员工的指引下才找到的。

  

  许皓霆提着一塑料袋类似话梅的蜜饯走进房间。

  

  安心如正巧刚好吃完清粥,才把碗搁下,看着他手中的塑料袋,一阵惊讶。而当她看见里面装着的竟然都是话梅之类酸的蜜饯时,她的鼻子忍不住一酸,幽幽的抬眸望向他。

  

  为什么他要对她这么好?她都已经决定不让自己迷恋在他的柔情里了,为什么他还要不断地对自己施展他的温柔呢?

  

  看着她眼角噙着的泪水,许皓霆只觉得自己的心一紧,心脏跳动的速度加快些许。该死的,他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受到她的影响呢?她不过是他生子的一个工具罢了,一个素昧平生、以后也绝对不会再有关联的女人罢了!为什么竟会牵动他的心呢?

  

  说不清楚的情愫,让他的情绪瞬间变得烦躁了起来,“好了,东西我给你放这里了,你早点休息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许皓霆冷淡的道,而后不看她一眼,离开了房间。

  

  安心如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中只觉得莫名其妙,她好像没有招惹他吧?还是说他对自己感到厌烦?不愿意看见自己?

  

  或许,两者都有吧!

  

  摇摇头,不再想那么多,安心如强迫自己入睡,只有养好了精神,她才有精力去面对明天的“挑战”。

  

  同往常一样,指使安心如打扫家务的事情再一次在许家上演。

  

  安心如一如既往的扮演着受虐者的身份,而她再一次的被狠心的许母推到在地,责骂声不绝于耳。

  

  偏巧的是,这一次被王梓恺碰见了,他一踏进许家客厅,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两道剑眉微微蹙起,他竟然都不知道在外人面前表现的高贵典雅的许母居然会有这样恶毒的一面。

  

  “你没事吧?!”伸手扶起安心如,王梓恺担忧的上下打量着她,许母难道不知道她是孕妇吗?怎么可以推她呢!

  

  “我没事……”

  

  “阿恺?你什么时候来的?!”他的出现让许母吃惊不小,他该不会见到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了吧?

  

  “刚刚才到!伯母,你今天怎么没有出去‘摸几圈’呢?”打麻将可是许母的爱好,平日里,只要没事,她都会和几个名门贵族的夫人摸几圈。

  

  “正准备出门呢!”以为他并未发现自己的另一面,许母便借着他的话给自己找了一个离开的理由,要是再面对这个贱丫头,只怕她会在王梓恺面前露了陷。

  

  “伯母,需要我送你吗?”王梓恺礼貌Xing的问道,可是却没有下一步的举动。

  

  “不用了,我让司机开车送我过去就行!”语毕,许母冷眼警告了安心如一眼,这才起身离开。

  

  安心如低垂着小脑袋,轻柔的道,“谢谢你!”

  

  “别说这种客气话!再说了,你肚子里怀着的,可是我的干儿子呢!他在跟我说,‘干爸爸,救命啊救命啊,救救妈咪吧!’”王梓恺冲他眨了眨眼,还摆出了一副小孩子的模样。

  

  看着他俏皮的模样,安心如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伯母她……经常这么……对你吗?”顿了顿,他问道,多情的眸子里闪烁着一抹淡淡的关心,以及不舍。

  

  安心如顿了一下,幽幽的道,“没……”她转身欲逃开他的视线,可是突如其来的晕眩让她脚下一滑,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上。

  

  幸而王梓恺及时伸手扶住了她,可即便是这样,他的耳边还是传来了一声吃疼的闷哼声。蹙起眉头,王梓恺警觉了起来,他抓住她的手腕,迅速的撩起她的衣袖,入眼的场景让他顿时呆在了原地。

  

  隐藏在衣袖下的,是一片青紫色。

  

  安心如急急地抽回自己的手,回避着他的视线,“我去给你倒杯水……”

  

  “你站住!”

  

  安心如猛地定住,呆愣的站在原地,双手紧紧揪着自己的衣角,似乎那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这些,都是伯母弄的?!”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讶异。

  

  安心如不语,只是静静的立在原地,但是沉默却代替了她的回答。

  

  王梓恺两道剑眉拢在一起,一个巨大的疑问在他的心中发酵,一向温文尔雅的伯母为何会像是变了一个人,如此虐待她呢?!

  

  “为什么不告诉阿皓?”

  

  安心如只是淡淡的摇首,“我和他之间只是一场交易罢了……”

  

  “对,你们之间只是一场交易,但是你没有义务承受来自他母亲的恨意!”尽管他猜不透这股恨意是从何而来,“不行,我得将这件事告诉阿皓!”

  

  “不,你不能告诉他!”安心如倏地抬头,决绝的拒绝着他的要求。

  

  “为什么不告诉他?让他去和伯母说,否则,你和肚子里的孩子都会有危险……”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许母的恨意似乎已经超越了正常的范围。

  

  “不,不要告诉他!我自己会处理好的!”她不需要他的同情,

  

  “可是……”

  

  “不要,我求你了!”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角,凝视着他的双眸里写满了诚意和恳求。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的红豆芋圆小说痴情总裁的替身新娘,各位读者试读了之后是否对该小说感兴趣呢?感兴趣的话多多关注shu4小说网!


查看全部
标签: 娱乐圈 总裁

资讯推荐

  • 契约老婆:总裁大人求放过妹妹MM小说免费阅读精选章节

    他是未婚夫的哥哥,却在未婚夫车祸后乘虚而入让她签下了卖身契。一纸契约,成为了这个坏蛋的女人,他不仅霸道的要得到她的人,还想得到她的心!可契约结束后他还是百般纠缠,甚至有各路情人上门示威又是闹哪样?人善被狗欺,当她苏欣芮是软柿子好捏吗?掌拍小三脚踢小四,终于耳根清净,那个坏男人又找上门来。“老婆,玩够了?该回家了。”“席少霆,我们之间结束了!”面对席少霆的纠缠,苏欣芮放肆的一笑,“看到夏语嫣流产了你心疼了?”席少霆的脸一黑,“我用清白发誓那不是我的种。”“那我要抄你家!”席少霆毫不在意,挑眉道,“我的就是你的,这些别墅随你抄家。”苏欣芮笑的阴险,“我要离婚!分你的别墅,拿你的黑卡,然后……”“送给情夫吗?”席少霆笑的邪肆,直接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扛起,“我看你是欠教育!”

  • 阿香小说王的罪妃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初见时,她以身救他。他许诺:等我登上帝位,就迎你为后。§再见时,她却被刺字“淫”妃,只因为他认定手拿自己信物的姐姐是他的恩人,她进宫前不是处。殷红的血迹,玫瑰般的字迹,成为她一辈子的背负,一生的羞辱……§夜色幽深,她淡对眼前的男人说:“你动手吧。”紧闭双眼把清白献给一个看着还顺眼的男人。从此她成为宫中最不耻最下贱的人……§当真相明白的那一刻,她却被他已赐嫁他人……§红颜殇,黯消魂。缘可尽?爱依在?到底谁抛弃了谁?又是谁先负了谁?

  • 白凄凄黎梓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旧城半醉爱未眠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白凄凄十几岁的时候,活成黎梓落希望她活着的样子。不知道的是,她内心的煎熬一点都不比他少。她不知道该怎么让他知道,他养了十几年的娃娃,爱上他了。

  • 傅冉薄七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禁爱军婚军长大人缠上身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傅冉总是跟在薄七爵屁股后头甜甜的叫他:七叔。终于,傅姑娘忍不了了。如狼似虎的扑向薄七爵:七叔,你就从了我吧!薄七爵一本正经的回绝:胡闹,我是你七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