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资讯 > 正文

绝色倾城:王妃,你很强悍!紫茉莉的晴小说免费阅读 绝色倾城:王妃,你很强悍!紫茉莉的晴在线阅读

作者:admin 时间:2017-12-07 14:27:10

  绝色倾城:王妃,你很强悍!是紫茉莉的晴所写一部小说,作品把纪实与虚构结合起来,以一个写实的历史框架来展开人物命运,故事曲折引人,人物形象真实生动,内蕴丰厚。强烈推荐朋友们在这里免费试读绝色倾城:王妃,你很强悍!的部分章节,喜欢的话请点击收藏!

  

  紫茉莉的晴小说绝色倾城:王妃,你很强悍!简介:

  

  女主格言:姐从不走低调路线,走自己的路,让鸟人说去吧男主格言:女人,你是逃不了爷的五指山的,乖乖躺下吧精简版简介:她,是众人眼中丑陋的废物平南王府三小姐。十岁时,被长姐用计推下池塘,香消玉殒。再次醒来,灵魂转换,已变成了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音乐天才季月。而他,是东莱国最不受宠的六王爷,是众人眼中的纨绔子弟。当她遇上他,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精彩片段欣赏:片段一在他们的成亲礼上,她断然扯下红盖头,脱下凤冠霞帔,厚重的嫁衣“乖乖的,怎么王爷如此强悍?把那么多的‘胸器’往家里带啊,不怕在月黑风高的晚上,在床上激烈运动时,咯慎着慌,小心呀,总有一天会爆破的。”某女龇牙咧嘴,眼睛眯成一条线,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往返摩擦着雪白的下巴,用猥琐的眼神秒杀着站在大堂红柱边的一干庸脂俗粉等。某男站在一边,魅惑的丹凤眼也不禁的抽搐了一下,这女人,也太不那个了吧,到底是不是女人啊,这种事也说得出口片段二成亲后的第二天,她召集全王府的人到大厅召开家庭会议“赶紧的,姐妹们,今后我们同在个屋檐

  

  绝色倾城:王妃,你很强悍!小说第十章 拍卖会3:

  

  众人还未反应的过来,镂空雕木已被打开,伴随着那爽朗又不失文雅的笑声,曦月只觉得眼前一片红影闪过,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野姜花的清香,曦月只觉得这香味煞是好闻,不由得抽动鼻子,多闻了一下,不想那道红影竟闪到了自己面前,一脸探究地看着曦月。

  

  曦月有些不自然地眨了眨蓝眸,放大瞳孔,一眼惊恐地看着眼前逐渐放大的脸。(呵呵,其实某人是有点害羞了,所以才

  

  表现的有失水准。)

  

  妖孽,十足的妖孽,墨缎般的青丝用玉冠高高束起,那缕Xing感妩媚的刘海庸散的撇在一旁的侧脸,从侧面看去,只看到那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般的可掐出水般的白嫩刚硬的脸,狭长深邃如潭的凤眸,如刷子般的长睫毛,比女孩要白皙修长的手支撑着桌子,慵懒地定定看着曦月,眨巴眨巴地,轻挑浓眉,频频放电,如女人般嫣红的薄唇,自然抿成一线,嘴角微微上翘,大红长袍及地,金带懒散地束着那肩宽腰窄,点点绽放金丝玉簪花的领口自然开倘,露出那健硕的胸肌,一副魅惑众生之相,看着这副令人抓狂的倾倒众生的脸,在场的人都纷纷倒吸了口气。

  

  本对美男有超强免疫力的曦月,片刻间也陷入了沉沦,竟有些花痴般呆呆看着眼前这位空降大陆的妖精。

  

  靠,想当年,叱咤乐坛的曦月什么帅锅没见过啊,美艳型,小清新,萌男,要啥有啥,可眼前这只妖孽,真是前所未有,说他艳吧,的确,瞧那身形,那比女人还好看一百倍的脸,真是逆天了。说他萌吧,那该死的薄唇,竟然微微嘟起,一副我啥也不知道,我是无辜的却又引诱你犯罪的表情,看的曦月“咕噜”直咽口水,呃,还让不让人活啊,呜呜…

  

  御千离突然靠前,距离曦月的脸只有一公分,眼睛定定盯着曦月的蓝眸,似乎想在她的眼睛里找到他的影子,而后展开他那迷死人不要命的笑容,曦月脑袋顿时当机黑屏了,鼻子有股逆冲的感觉,不好,要流鼻血了。

  

  镇定镇定,活了两世什么风浪没见过啊,今天不可能败在这只妖孽手里,hold住啊。

  

  “帅哥,你眼角有一颗沙子。”曦月强忍着笑说道,BT的,竟然在姐面前耍帅,也太自不量力了。(貌似刚才有人还扮了回花痴的说。)

  

  “嗯?”御千离歪着头,有些错愕,帅哥,毛东西?沙子,什么沙子?

  

  曦月垂下眼皮,用手扶了下额,心里严重鄙视眼前这只妖孽,严重怀疑他的智商。

  

  “你左右两只眼都有几颗盛夏的果实,看来最近熬夜过多,肝火旺盛,帅哥,即使如今的**丰富多彩,也要懂得节制啊,搞垮了身子,那可不值当啊,哎。”曦月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顺道还捧起了一杯茶。

  

  一时间,曦月的话像一颗重磅Zha弹炸开在整间屋子里,屋里的人一脸不知所措,这是什么情况,这女人说的这是什么话?

  

  御千离似乎意识到什么了,马上垂下头,用两只玉手搓了搓眼睛,直至搓出那一颗颗微黄的盛夏的果实,放在手心,仔细瞧了瞧,瞬间,他的脸像一只煮熟了的虾,轻咳了两声,略微尴尬的抬头看了看曦月,哦,那样子害羞到死,萌到死,好像曦月剥光他的衣服,羞得他不敢见人似的,一副小受样。

  

  曦月在心里咒骂了一旁的妖孽几万遍,就差没挖他的祖坟了,古代怎么还会有这种**男啊,恶寒…

  

  曦月头上一群黑压压的乌鸦扑扑地飞过……

  

  几秒钟后(对于某女来说,是度秒如年),御千离恢复了正常的脸色,甩了甩他自以为酷毙的刘海,坐回到靠近曦月一旁的位置,半眯起双眼,饶有兴味地看着曦月,说道:“那依小姐所言,本人该如何做?”

  

  小姐小姐,姐你妈啊,姐不是那行的,再说我非撕烂你的嘴。

  

  曦月不理会众人,腾地站了起来,双手交叉胸前,俯视地看着御千离,“衰哥,第一,我不叫小姐,我叫南宫曦月,是有名有姓的,否则我也可以叫你同志了。第二,要想祛除肝火,就必须要做到身心健康,多做有益身心的运动,啊,不是床上那种,那种运动只会让你越来越萧条,身体越来越差,到时候人未到中年,更年期就会提前,皮肤粗糙,脸色暗黄,脾气暴躁不说,别整出个雷死广大人民群众的地中海发型,美男也变丑男了。第三,我建议,你家中应多些备用一些中草药,比如野菊花啊,溪黄草,鸡骨草,板蓝根,雷公根,金钱草,鱼腥草,紫苏叶,桑叶,草决明,山楂,车前草,甘草,陈皮,金银花等等,这些,都是居家旅行必备之良药,你,值得拥有。”

  

  曦月挑了挑眉,居然一口气地把这一长串话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完,听得在场的人一愣一愣的,目光呆滞,嘴张得可以把一整个拳头塞进去了,这是什么女人啊,竟然可以如此自然镇定地说出这样的话,还有廉耻不?

  

  似乎看穿众人的想法似的,曦月依然是那副雷死人不偿命的拽拽表情,心道,就这么些开胃菜,你们就被吓得一愣一愣的了,哎,你们也就那点出息了。继而,转过头,面向众人,说道:“大家又何必那么惊讶呢,我,南宫曦月,一向是直来直往的人,心里怎么想的,行动就是这么做的,不像一些表里不一的人,心里是一套,表面又是一套。我是没你们长得好看,可我这也没妨碍到你们啊,你们实在不喜欢我,可以无视我的存在,或者可以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你不觉得难受,我看着还别扭呢,像公主这样,有啥话当着我的面说,不是很好么,至少公主说出了她心里的话,不像有些人,表面装着好心,其实背地里还不知怎么放暗箭呢。”

  

  曦月顿了顿,喘了口气,又说道:“以上这些话,纯属我个人观点,并没有要恶意中伤你们的意图,如有伤害到在场某些人脆弱的自尊心,在此,我郑重地向各位致歉。”

  

  说完,曦月煞有其事地向在场的各位观众深情地一鞠躬。

  

  御千荨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在赞美自己,顿时也头脑当机地杵在一旁。

  

  此时曦月心里几乎爽到爆了,靠,一直憋着都快有盆腔炎了,嗷呜,我可不是什么圣母玛利亚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一个个都装什么孙子啊,没见过姐这么彪悍吧,哦,这只是些湿湿碎啦,以后还会陆续有来,到时候,可别怪姐不留情面了。

  

  御千离没想到眼前的人儿竟然如此的与众不同,强势中却带有丝丝可爱,不像那些所谓的名门闺秀,只会装模作样,表面看上去温柔美丽,内心还不知怎么的脏呢。不过,她真的是我在万源森林见到的仙女么,呃,表现的有些不怎么一样啊,不过,这独一无二的蓝眼睛是怎么也逃不掉的。

  

  御千离嘴角微微上扬,俏皮的摸了摸鼻子,心道,这女人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我有这盛夏的果实,肝火旺盛,还不都是因为你啊,你当初拿完宝藏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害得我跟在你屁股后面为你断后,累得要死,你倒好,一声不响地说栽赃就栽赃,这长孙无忌党羽众多,你一下子就拔掉了这棵杂草,可人家是根深蒂固的,斩草若不尽,Chun风吹又生啊,为了收拾你的烂尾,我这一个月以来,忙得我焦头烂额,清除了他的一众党羽,一见面就来埋汰我,人家哪有什么女人啊,,心心念念的可都是你,呜呜。人家还是处男啊。

  

  御千离在心里已痛哭了八百遍,不带这么损人的。脸上的表情也好不了哪去,垂下双眼,眉头都皱在了一起,一副我很委屈的小受样,就差没哭了。

  

  没错,御千离就是当初在万源森林里在一旁看戏的金面具男,他不仅是东莱的六王爷,还是唯一能与曦月领导的暗枭阁抗衡的风云教的首领,其势力甚至比暗枭更胜一筹,所以在那次见过曦月后,就能够迅速查出曦月的真实身份。而在外人看来,他只是个有钱的废材,纨绔子弟,无权无势,整天流连烟花之地,醉生梦死,可谁曾想那只是他伪装给外人看的面具。从小丧母的他,父皇念其幼小,就把他记名给皇后上官嫣语抚养,在外人看来,他们两真是母子情深,可他两都知道,这只是表象罢了,皇后暗地里联合了众多大臣,就是为了牵制他的势力,巩固四王爷的势力,而他府上的众多侍妾,也不过是皇后安插在他身边的细作罢了。

  

  曦月有些疑惑地看着御千离,怎么回事,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下脸就变了,表演京剧啊,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十分不简单,往往看似越无害的人,腹黑程度有可能是最高的。

  

  曦月用手在御千离面前晃了晃,没事吧。御千离回过神,抬起双眼,立即换上一副大男孩般的阳光笑脸,咧开嘴大笑着,晶莹洁白的贝齿在透过窗户的阳光的照射下,越发耀眼,秒杀众人双眼。

  

  “哈哈哈,你这小姑娘真是太厉害了,怎么会说出这么有趣的话啊,你师从何处啊,改天我跟你一起去登门拜访他老人家,能教出你这样的徒弟,想必一定是个世外高人。”御千离大红的衣衫,真是刺瞎了在场的人,某人还不自知,竟然还笑得见牙不见眼。

  

  看到御千离这夸张的表现,站在其身后的绿衣突然微颤了一下,曦月这才注意到,原来御千离身后还站着个身穿绿衣的美**子,绿色的薄衣坎肩,隐隐中透出那香嫩的美肌,圆滑的肩膀,褶皱纹裹胸,胸前那汹涌澎湃的沟壑若隐若现,勾勒出那曼妙的身躯,任是哪个男人见了,都会垂涎三尺。

  

  此人正是天香楼花魁柳茗烟,而柳茗烟此时也没想到,认识御千离那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阳光的笑,以往在外人面前,他的笑都是应付Xing的,还有别人看不出的阴暗,今天这种情况她还是第一次见,他的笑好真,真得让人觉得有些不真实,御千离,这真的是你么,你的真是因为眼前的这位白衣姑娘吗。

  

  柳茗烟不禁地握紧了手中的那条白色的丝巾。

  

  眼尖的曦月自然没有放过柳茗烟的这个小动作,哈,看来某人是吃醋了,真是悲哀,女人在这时代地位真是卑微,无论什么身份,都是要仰仗男人才能生存。自己的男人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女人打情骂笑,那滋味肯定不好受,可我不是什么救苦救难的活菩萨,这种闲事我可管不着。

  

  南宫斜影自然也没料到曦月会说出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话,心里也不免的暗暗吃了一惊,不过神情依然是淡漠的,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很快她又意识到,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可以在众人面前羞辱她一番,这种废材也只配和废材聊天,鄙夷地扫过曦月和御千离,两人都是臭味相投的。

  

  “曦月,你怎么可以这样跟六王爷说话,王爷是何等的尊贵,你是什么身份啊,怎么可以如此的尊卑不分,快跟王爷道歉!”

  

  南宫斜影一脸责怪的看着曦月,有意的提高分贝骂道,务求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到,又转过头,对御千离福了下礼,略显抱歉的说道:“六王爷,小妹年小无知,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万不要责怪她才好啊。”

  

  御千离何许人也啊,纵横“情场”那么多年,怎会分不出人说的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又怎么会看不出人Xing的善恶丑美啊。

  

  呵,这位姐姐真是“关心”妹妹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呃,好恶心,四哥要是娶了这种女人,真是三生不幸,东莱的不幸。

  

  虽然皇后十分讨厌御千离,可御千离和御千墨之间的兄弟情义却是真的,当初之所以会出现在万源森林,也是因为御千墨,只不过被曦月捷足先登救了他。而且他从小就很敬佩这个大哥,认为他的确是皇位的不二人选,所以皇后再怎么压制他,他都不理会,不仅仅是对皇位没兴趣,还因为他从小就认定了御千墨,御千墨若当了皇帝,将会是东莱之幸。

  

  曦月恨不得现在马上上前狠狠地刮南宫斜影几巴掌,靠,这什么鸟人,装什么B.(原谅某个孩纸吧,都爆了多少句Chu口了。)

  

  “呵呵,怎么会,我反倒觉得曦月妹妹很可爱,很有趣,是吧?”御千离向曦月抛了一个媚眼,意思是有爷罩着你呢。

  

  不得不说,曦月非常懂得察言观色,他的眼色她又怎会不明白呢,不过,曦月是个独立自主的人,从来都是自己的事自己做,自己的事自己管,从不想别人插手,更不想欠别人人情。这次当然也不另外,更何况现在并未查清这六王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底细,不过,她隐隐有种感觉,这家伙好像很清楚她似的,似乎知道她暗藏的身份。

  

  “呵,六王爷真是说笑了,我一个黄毛丫头又怎么会入得了您老的法眼啊,我和姐姐不过是小小郡主,又怎能和您这尊大佛相提并论呢,不过,刚才确实是曦月的不对,还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小女子计较才好啊,至于有趣、可爱,哪比得上您后面的这位姑娘啊。”曦月向御千离弱弱的拱了拱手,貌似无精打采的话里,却暗含汹涌啊。

  

  众人听到曦月的话,这才扭转头,往御千离后面的方向看,果然发现一身绿的柳茗烟,女的则投向厌恶嫌弃的目光,男的则是一脸平静,当然有个别小孩是讨厌的(比如说与御千荨孪生的兄弟御千然小朋友)。

  

  哎,某女身穿绿衣,今天是注定要充当绿叶了。

  

  而南宫斜影狠狠地剜了眼曦月,什么,竟敢贬低我的身份,我也是你配提起的吗,我是准四王妃,你是什么啊。

  

  曦月一脸挑衅含笑的对上南宫斜影那恶毒的眼神,霎时间,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看吧,没说你两句,就露出狐狸尾巴了吧,臭瘪三,现在姐还稀罕这说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负面新闻也是新闻啊,姐帮你炒作一下,也不至于让人那么快把你相忘于江湖啊,你的,应该感谢我。

  

  该死的丫头,帮你呢,还不领情,还挺会转移注意的嘛,御千离有种立即想掐死面前的女人的冲动。看来,得给你点颜色瞧瞧了。

  

  “想让我不跟你计较也不是不行,听闻平南王的女儿个个才貌双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知,曦月妹妹,是否可以给大家弹奏一曲助助兴啊。”

  

  南宫斜影嘴角上扬,露出Jian笑,一脸看戏意味地站在一旁默不作声,谁不知道,南宫曦月从小呆笨,不学无术,哪里懂什么琴棋书画,可能斗大的字都不识一个。

  

  曦月哪里不知南宫斜影在想什么啊,不过她确实不想那么早暴露实力。

  

  “六王爷,你这是在说笑呢,整个丹凤城谁不知道我南宫曦月啊,要貌没貌,要才华没才华,你刚刚说的女儿当中,肯定不包括我,如此绝佳的人儿,肯定非我姐姐南宫斜影莫属,谁不知道啊,我姐姐是东莱第一美人,你要想找人助兴,不妨找我姐姐啊,或者是您身后的哪位漂亮姐姐也行啊。”

  

  南宫曦月,你要不要那么腹黑啊,临死还拉上两个垫背的。曦月竟然有些鄙视自己了。

  

  那边,南宫斜影又向曦月投来恶狠狠地眼神,炽热得快把曦月烧熟似的,贱人,竟然将我与青楼女子相提并论。

  

  我亲爱的姐姐,看,我把你夸的多好啊,你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我啊,点击率老高了。

  

  大意大意啊,这女人不是俗物,死的也能说成活的,不应该想在嘴皮子上讨到她的便宜。

  

  “那曦月妹妹,不知你有别的什么特别的才艺展示一下呢。”

  

  “没有。”

  

  “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

  

  “你肯定?”

  

  “我肯定、一定以及确定!”

  

  “……”

  

  某人已经气得一咕噜地把整杯热气腾腾的清茶倒进了胃里,对于热度已完全没了知觉。

  

  某处角落的两个小屁孩早已没兴趣相互打闹玩耍,而是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坐山观虎斗,两张稚嫩的小脸一脸兴趣盎然,这女人也不是那么无趣。

  

  门外传来一急促的脚步声,而后是清晰的敲门声,一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说道:“小的参见各位王爷,皇子,公主,小姐,一切已准备完毕,拍卖会可以开始了。”

  

  “既然如此,大家就出去瞧瞧吧。”

  

  说完,御千离已如一阵风地飘出了门外,一个个也很快速地动身出去,只是御千痕在经过曦月时,不着意地多看了一眼曦月,略有沉思般的,再慢慢走出厢房。

  

  PS:请大家多多支持啊,喜欢就收藏吧,我的文是越看越好看的类型,开头或许不怎么喜欢,到后面是愈发好看的,不要再犹豫了,心动不如行动!

  

  以上内容就是给大家带来的紫茉莉的晴所写的绝色倾城:王妃,你很强悍!小说试读内容,希望各位读者能喜欢,更多紫茉莉的晴小说尽在shu4小说网。


查看全部
标签: 王妃 穿越

资讯推荐

  • 契约老婆:总裁大人求放过妹妹MM小说免费阅读精选章节

    他是未婚夫的哥哥,却在未婚夫车祸后乘虚而入让她签下了卖身契。一纸契约,成为了这个坏蛋的女人,他不仅霸道的要得到她的人,还想得到她的心!可契约结束后他还是百般纠缠,甚至有各路情人上门示威又是闹哪样?人善被狗欺,当她苏欣芮是软柿子好捏吗?掌拍小三脚踢小四,终于耳根清净,那个坏男人又找上门来。“老婆,玩够了?该回家了。”“席少霆,我们之间结束了!”面对席少霆的纠缠,苏欣芮放肆的一笑,“看到夏语嫣流产了你心疼了?”席少霆的脸一黑,“我用清白发誓那不是我的种。”“那我要抄你家!”席少霆毫不在意,挑眉道,“我的就是你的,这些别墅随你抄家。”苏欣芮笑的阴险,“我要离婚!分你的别墅,拿你的黑卡,然后……”“送给情夫吗?”席少霆笑的邪肆,直接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扛起,“我看你是欠教育!”

  • 阿香小说王的罪妃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初见时,她以身救他。他许诺:等我登上帝位,就迎你为后。§再见时,她却被刺字“淫”妃,只因为他认定手拿自己信物的姐姐是他的恩人,她进宫前不是处。殷红的血迹,玫瑰般的字迹,成为她一辈子的背负,一生的羞辱……§夜色幽深,她淡对眼前的男人说:“你动手吧。”紧闭双眼把清白献给一个看着还顺眼的男人。从此她成为宫中最不耻最下贱的人……§当真相明白的那一刻,她却被他已赐嫁他人……§红颜殇,黯消魂。缘可尽?爱依在?到底谁抛弃了谁?又是谁先负了谁?

  • 白凄凄黎梓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旧城半醉爱未眠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白凄凄十几岁的时候,活成黎梓落希望她活着的样子。不知道的是,她内心的煎熬一点都不比他少。她不知道该怎么让他知道,他养了十几年的娃娃,爱上他了。

  • 傅冉薄七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禁爱军婚军长大人缠上身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傅冉总是跟在薄七爵屁股后头甜甜的叫他:七叔。终于,傅姑娘忍不了了。如狼似虎的扑向薄七爵:七叔,你就从了我吧!薄七爵一本正经的回绝:胡闹,我是你七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