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资讯 > 正文

龙燮复生小说结局剧情介绍_复生讲述了什么

作者:admin 时间:2017-12-07 14:06:30

  复生是龙燮新出的一部小说,以她自身的所经所历、所思所感,用朴实细腻的笔触和真实感人的细节,真切地展现了平凡生活中的各种矛盾,并且揭示了矛盾产生的根源与特点,故事较有生活气息,描写别具一格。强烈推荐朋友们在这里免费试读复生的精美内容。

  

  龙燮小说复生简介:

  

  世态炎凉的境况,情感薄弱的周遭。陈妍本以为参加了工作就能缓解这份孤寂的内心,却没想到一次意外的车祸导致她的魂魄直接被撞了出来。往前走是黑白无常的召唤,往后走则是生机。面对亲朋好友的虚假嘴脸,她将如何选择?

  

  复生小说第十章 如果这是你们想要的:

  

  回到家自然是逃不开秦芬的追问,面对负伤的孙琪琪她差点没有着急的昏过去。这不是秦芬的心理承受能力小,只能说孙琪琪已经“死”过一次,那一次秦芬差一点就要自寻短见,这样的她已经接受不了第二次孙琪琪遇事的消息。

  

  腿上的血已经凝固,孙琪琪看着第一次见面的私家医生满目愁容,心里也是一阵阵的无奈。这点伤对她来说压根就算不上什么,曾经过马路不小心也被车给擦过,当时手肘处整块皮都给擦掉了。或许在这个庄园里来说,她的安危就成了尤为重要的事情,稍有不慎受了伤,就会有今天这个阵容来给她治疗。

  

  这样是好,可孙琪琪不自在。包括老李在内的所有庄园员工全部站在一起表情严肃的看着她的伤,这样的神情太过于真挚以至于孙琪琪好几次都想爆发大笑来回应。

  

  今天的事潘龙很是自责,毕竟是他负责去接送,如果早点想通,至少不会让孙琪琪受伤。面对秦芬明显有些责怪的眼神,潘龙更是无地自容,心里揪成团。

  

  没有儿女独自一人过了这四十来年,潘龙将孙琪琪就视为自己的亲闺女,极其珍贵的存在。如果可以,他想像亲生父亲那样呵护她,保护她。如果可以,他想每天都沉浸在她的撒娇孩子气下。

  

  天下没有不爱自己闺女的父亲,只有不懂爱的父亲。潘龙多少次都在想,孙琪琪或许真的是上天施舍给他的礼物,一份他根本舍不得去拆的礼物,只想永久的带在身边。

  

  “你们一个个的都太当回事了,我连疼的感觉都没有,至于这样兴师动众的吗?”孙琪琪在医生将受伤的地方包扎好之后无语的看着腿上厚厚的纱布,这样专业并且笨拙的包扎方式让她无言以对。

  

  “傻丫头,这预防感染呢!你别不当回事,给我好好的呆着!早就跟你说过了不要孤身一人出去闯荡,外面有多危险你还不知道吗?要是再来几次这样的事情,妈妈干脆那根绳子把你绑在身边得了,省的闹心!”秦芬仍旧没有消除担忧,偏偏女儿的话又这么不在意。

  

  “你妈妈说得对!今天是叔叔疏忽了,下次一定不会再让你有事!”

  

  “天哪……我到底要怎么跟你们表达我现在的状况!我很好,我真的很好!我腿上这点伤对我来说压根就不值得如此大手笔,你们看这包的像什么样?我连出门都困难了!明明才是一点点的擦伤,不足以挂齿,你们却当玩过家家似的给我弄来这么多不知名的消毒药!妈妈大人,我真的没事!”

  

  孙琪琪只是憋得太久,对这陌生环境的无力和彷徨压抑的太久,就会产生崩溃的现象。

  

  如果大小姐的生活都是这样谨小慎微,并且有时候连人生自由都要夺去,那么她将严重鄙视看过的肥皂剧编剧以及导演,根本就不幸福!

  

  当然以前的孙琪琪也没有想过荣华富贵的生活,奢求的也仅仅是一份简单的亲情和关怀而已。没想到她不但没有得到亲情,反而连家人一丢丢的关怀都找不到,最后还意外得知自己被亲生父母憎恨的事实。

  

  她什么也没有做错,却要遭受这么多的打击,幸好老天没有完全闭上眼,这次死亡后的复苏就是她最佳的反击机会!

  

  陈家,夫妻二人今天难得早早的回了家,张玉更是做了一桌子的菜。这样的氛围在陈家消失了好久,这一切跟结婚前巧妙的重叠了。

  

  陈兴顺看来是早有打算要做什么,在张玉准备晚餐的时候摆上了几盏蜡烛外加一束玫瑰。吃饭的时候也是对张玉照顾有加,恨不得将所有好吃的都塞进她的碗里。

  

  “今天你是有事情要对我说吧,中午就给我打电话让我早点回家,要不是今天领导走得早,我也不可能在这个点赶回来!说吧,有什么事?”张玉很会察言观色,或许这是基层做久了自然而然累积起来的经验,凡事先看人脸色,既卑微又无奈。

  

  “我们……再要一个孩子怎么样?我决定了,申请在单位多做一份工,赚两分钱。你也可以在家里专心待产,带孩子!本来指望那个不经事的丫头给我们养老,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当初就应该把那孩子生下来!”陈兴顺本来还沉浸在一片愉快的幻想中,可一搭上陈妍这根线,他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陈妍走这么多天了你还在恨她不成?我真搞不懂你了,孩子在的时候你不理不睬,孩子走了你却话匣子大开!孩子的事情我们再考虑考虑,我现在还不想要,毕竟在升职期间。你也知道的,这个阶段很关键,如果请假就等于是**!”这怪不得张玉,她盼了半辈子的升职机会怎么可能轻易的错过?

  

  “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如果你还打算有孩子给你养老,就趁早跟我把这事办了!我也不是再跟你开玩笑的,我很认真的希望你能够跟我一条心,毕竟我们俩现在白头发也有了,再不抓紧就真的不行了!”陈兴顺顿了顿,想着张玉刚才说的话。“你说你就快要升职,可是你已经四十好几了,再过两三年就五十了,你们领导眼瞎了会选择你!说得难听一些,你就快要退休了,还做这个美梦干嘛!”

  

  这些话说的难听,张玉闭着眼睛忍受着陈兴顺的直接,其实这些道理她比谁都明白,但是只要是女人,不管多大的年纪都会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在身体里作祟。

  

  张玉是女人,她作为基层作为社会最底层的人生活了几十年,她不想再这样下去。只要升哪怕一个档次,薪资就会很不一样,甚至是现在的几倍!这样的机会让她怎么能够放弃?如果说因为孩子而错失这次升职,她宁愿不要孩子,就算要了,以后也不会对这孩子有感情。

  

  生了孩子却不养,张玉没这么多闲工夫生这么多陈妍,一个就够她受了!孩子长大了不说,说走就走,呵呵,肇事者那点微弱的补偿金也不足以再养一个孩子。

  

  张玉的这些想法陈兴顺有不少共鸣,尤其是在陈妍和补偿金这一块,只是他看着同事都开始享受儿女孝敬的养老钱,他不服。

  

  人一到极端就会忽视自己的不足和自己的错误,张玉和陈兴顺不能说是进去更年期而如此,他们天生就是感情薄弱的人,阴差阳错这么不重感情的人走在了一起。

  

  陈妍是倒霉的,不幸降临在这么一个家庭忍受这么些苦楚最后凄惨的死去。

  

  当晚,即使张玉一百万个不愿意,陈兴顺还是没有迁就她,他要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阻拦。

  

  天还没亮,孙琪琪从床上挪下地,感受着腿上硬邦邦的纱布。其实只用贴一张创口贴的小伤,却被医生包扎成这样,她无法说服自己适应这小姐的生活。

  

  与其娇滴滴的小姐,她更习惯于女汉子的豪爽霸气。

  

  本打算一口气拆了腿上所有的纱布,可一想到昨天医生无比认真的包扎了半小时,她就狠不下心了。好歹这也是人家的辛苦成果,不能随随便便就给糟蹋了!

  

  一方面是顾忌医生的脸面,一方面是秦芬一惊一乍的关怀,这两个她都不能去触犯,除了接受就没有其他招数。

  

  可这样上班只怕会很不方便,试了多条裤子都没能套的下这鼓鼓的纱布圈,最后只能穿上一条黑色的到脚长裙来遮盖。

  

  “小姐,夫人说让您起来后不要乱走,待会儿医生还要来给您换纱布的!”一名保姆见孙琪琪背着包步履轻盈的就要出门,直接横在门中间说道。

  

  “再不走我可要迟到了,等我回来再换纱布也行啊!这天气也不会出多少汗,你就放心吧!”孙琪琪嬉皮笑脸的和保姆周旋,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被禁锢住。

  

  喜欢被约束的人或许会很爱她现在这样的生活形式,可惜她是不喜欢被约束的类型。一直以来心里都在惦记着离去的孙琪琪,怕自己因为疏忽而破坏了她的家庭和亲情,可现在纵使是好脾气也受不了了。

  

  这下竟然有些理解离去的孙琪琪为何会将生死看的这么单薄,她现在的状态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琪琪,你打算上哪?你都受伤了还瞎跑!赶紧回房间等着医生来换纱布,顺便看看伤口有没有发炎!”秦芬语气十分笃定,容不得孙琪琪有半点反抗的意思。

  

  可这种情况不反抗就是有些太憋屈自己了,孙琪琪也是一个有自己思想的人,离去的孙琪琪走的如此决绝的原因道理有多少都是秦芬所致,她不敢想。

  

  做出一个大胆的猜想,秦芬因为过度害怕女儿有事而逐渐变得有些分裂甚至病态。在孙琪琪上班的这几天,秦芬的短信不分时间的发来,如果孙琪琪超过五分钟没有回,那么就会打来电话确认她的状态。

  

  这样的事情不少,孙琪琪就算是很忙的时候也会时不时的看着手机,及时给秦芬回过去。

  

  如果孙琪琪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这个现实就太可怕了,她不能接受。

  

  “妈妈,我昨天还落下很多重要的工作没完成,如果今天不去的话,可能实习期就不能完成了。其实我的伤势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我很清楚我的腿伤在哪里,程度如何,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有事。再说了,你看这厚厚的纱布缠在我腿上连刀都捅不开,还能有什么给我感染呢?”孙琪琪深吸几口气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足够平和且有说服力,撩起裙子露出纱布给秦芬看,这一招果然有效。

  

  秦芬狐疑的看着纱布,整张脸都显示着她的不乐意和生气,但是孙琪琪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再阻拦最后只能是让母女俩好不容易积攒来的情感再次变得尴尬。

  

  不过秦芬不知道的是,即使她对现在孙琪琪胡作非为甚至拳打脚踢她也不会计较或是离开。

  

  “你去吧,自己小心着点,千万别让同事碰着你!还有带件外套去,现在已经不是夏天了,你要是着凉了那就彻底别给我出门了!”

  

  在用了几分钟的取外套时间后,孙琪琪总算是离开了这庄园,回身环顾这奢华的建筑,不由得苦笑。说不清道不来的感觉就像一块大石头压在她的心口,呼吸不畅不说,还有些力乏。

  

  潘龙的车好好的停在眼前,孙琪琪却在犹豫是上还是不上。这车里坐着的人已经打起了盹,想必是昨夜里没有睡好。

  

  孙琪琪知道潘龙一天的工作有多繁重,如果因为她而害得潘龙工作使不上劲,那么她就算多被扔几次也无法补偿这份恩德。

  

  “小姐,您先上车吧。”司机见孙琪琪站在车门边发呆,索Xing摇下窗户请她上车。

  

  这一举动让刚刚睡着的潘龙也醒了,揉了揉双眼,等到世界清楚了之后看向车窗外的人。

  

  “琪琪你准备好了?快上来吧,我记得你还有一小时的时间了,咱们再不快点你就要算迟到处理了!”潘龙从窗户口伸出头朝孙琪琪笑笑,试图用诙谐的话来缓解下目前的紧张氛围。

  

  峰芪不远处的巷子,孙琪琪下车和潘龙告别,见潘龙的疲惫样子有那么一瞬间的心疼。

  

  不知道今天邓佳意会不会来上班,因为无法判断昨天她的坚强是装出来的还是真实的。如果她是装出来的,今天是肯定上不了班的,但若是真实的,孙琪琪就要对她刮目相看了。

  

  进到公司,电梯前已经排满了人,粗略的估算就已经超过了五米,不知道是电梯故障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现在的人数是往常的几倍不止。

  

  “刚才有人说公司来了个超帅的男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总之气场感超足的!”站在孙琪琪前面的几个女员工开心的聊着,而这些话孙琪琪却并不在意。

  

  帅哥一向都跟她无缘,她长得如此朴素怎会有帅哥瞄上她?

  

  想着想着,前面的女同事开始照镜子,仿佛是准备和帅哥来场意外的邂逅。孙琪琪在后面捂着嘴笑,这样的场景有够逗的。可是就在笑的肩膀乱颤之际,无意在镜子上看见的一位美女吸引住了孙琪琪的视线。

  

  回头张望刚才看见的美女却没再发现,仔细回忆着刚才看见的样貌,总觉得有些熟悉。再次将视线放在小镜子上的时候,这回清清楚楚的看见了美女的样子。

  

  这不是她自己吗?没想到过了这么些天她仍然是不习惯现在能让人爆发出感叹的长相和Xing感的身材。

  

  就在无语自己笨拙的事情时,电梯门开了,大家一窝蜂挤进了一般,而另一边的电梯却还在半层高的地方定格。

  

  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这个点如果是不尽快上去报道,这次实习就可以是由领导定延期的时间了。孙琪琪不想自己错过这千载难逢的转正,她怎能和这些正式工比时间?他们迟到了可以扣钱挨批评,孙琪琪如果迟到了这次实习的机会就等于是清零了。

  

  低楼层的职工纷纷都往楼梯间走,孙琪琪一边懊悔自己穿错了鞋子一边跟着他们往楼梯上爬。等到了菲林跟前,她已经是即将累成狗的状态,趴在办公桌上喘着粗气,样貌所自带的气质全无。

  

  “你爬楼梯上来的吗?电梯出故障了?”霏琳看她有电梯不做去爬楼,自然而然联想到电梯故障。

  

  “不知道,有一个电梯一直停在五层不上不下,我就寻思爬上来可能会更快,哪知道爬楼这么累啊……”孙琪琪抬起头,却看到几个不认识的黑衣男子,一时间呆住了,是因为刚才冲进来的太急了吗?都没发现还有这几个人在!

  

  “霏琳姐,他们是谁啊?”小声的凑在霏琳耳边,生怕那几个人肌肉满满的黑衣男子听见。

  

  “是来找总经理的人带过来的,你可能是第一次见他,以后他会经常过来的,你习惯就好了!”霏琳神秘兮兮的回应着,这番话成功勾起了人家的兴趣。

  

  “话说到一半不够意思哦!到底是谁啊?我们总经理也没有这样过啊,这人是总经理的长辈?”孙琪琪有时候也会比较执着,就好像现在。

  

  “恩……要说是长辈吧,这还真算的上!但是这人的年纪比总经理小好几岁,要怪就怪这年龄差!”霏琳越说越想笑,光是想象这关系就足够她乐上一阵子的了。

  

  孙琪琪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有时候家族的年龄差真的能改变后人的称谓和身份,年龄大却辈分小更是最无语并且无可奈何的。

  

  等到孙琪琪正式投入到工作,霏琳也被总经理给交进去了,整个缓冲间就只剩下她和这几位黑衣男人了。有时候孙琪琪会偷偷观察他们的样子,本以为他们多少会自由活动下,没想到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们还是一个小时前的姿势在那里站着。

  

  难道说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看这大块头倒是像极了军人。只是身边有这么多专业的男人保护的神秘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并且还是和齐辰这种关系,更增添了孙琪琪对他的好奇。

  

  又过了一会儿,总经理办公室总算有点动静了,霏琳碰撞一堆文件走了出来,不紧不慢的将东西放在柜子里,看样子那批文件是齐辰通过了的企划案。

  

  孙琪琪的工作早已经做完,所以她有足够的时间撑着脑袋注视门口的动向,她一定要好好看看是怎样的人能用这么大的阵仗来峰芪。

  

  “今天晚上要一起吃饭吗?我跟霏琳姐也好久没见了,一直都在聊工作都没好好的问候,今天晚上赏脸吗?”好听的男声,这是孙琪琪感Xing趣的声音。

  

  “这要看咱们总经理的安排了,如果他安排的工作少,当然可以在一起吃个饭。但如果他还要继续加班加点,我就只有说声抱歉了,咱们下次再聚也一样。”霏琳温柔的笑着,笑容中夹杂着宠溺。

  

  几声尴尬的咳嗽之后,这位神秘人终于走了出来,可是这面孔却似曾相识。孙琪琪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但却是最近的记忆,分明是在哪里看过的脸!

  

  或许是孙琪琪的视线太过专注以及炙热,神秘人扭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却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和僵硬。这女人的脸似乎昨天才见过,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这么小,在这里还能遇上她。

  

  “孙琪琪小姐,请问你这么直接的盯着我看是几个意思?难道说昨天的事情你还没有释怀?那么我只能在这里跟你说声抱歉了,昨天是我们经理的失误,可今天刚得到的诊断结果,他被确诊为终身脑瘫,我想这笔账应该清了才是!”方毅天眨了眨眼睛,嘴角掩藏不住捉摸不透的笑意。

  

  “昨天?经理?脑瘫?这都是这么玩意?等会儿……我想起来了,你是昨天那个帅帅的酒保!你不是酒保吗?难道你就是霏琳姐口中的……”孙琪琪一时间脑袋转不过来弯,还傻乎乎的自言自语半天,最后才想起来是怎么回事。

  

  这人有病啊!没事装什么酒保?昨天因为这么一个养眼的帅哥还差点陷进去了,没想到竟然是齐辰的家人!还是个比齐辰小却比他辈分大的病人!

  

  “大孙啊,这秘书看来是有健忘症啊!你怎么用上这么个丫头了?”方毅天没有理会孙琪琪的感悟,反而跟齐辰抱怨这不满意的再次邂逅。

  

  “什么叫这丫头?你说话能好听点吗?一天不损你就不会说话了对不对?非要姐姐好好来教训你一顿才长记Xing吗?我看你跟你眼里的琪琪也差不多,你比你眼里的她还不长记Xing!”霏琳上前揪着方毅天的耳朵扯的老高,方毅天杀猪般的惨叫更是响彻整个楼层。

  

  孙琪琪不忍直视霏琳的暴力,可是不难看出这如果深厚的感情是不能发生的,霏琳重视方毅天,而方毅天更是尊敬霏琳。

  

  齐辰靠在门边,心里一万个得意:让你再喊我大孙!活该你被揪耳朵!

  

  “大孙你的想法都写在脸上呢!你找死呢!”方毅天无意间瞥见齐辰一脸得意的欠揍笑脸之后就不淡定了,挥舞着爪子就要去抓他的衣领,可越是折腾,耳朵就越发扯的疼。

  

  最后方毅天也不动了,老老实实的半曲着身体任由霏琳念经般的唠叨砸来。

  

  孙琪琪一旦对一个男人感Xing趣,他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她的心。刚才方毅天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忽视,让她有一刹那的失落。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会让她有被讨厌的感觉出现。

  

  女人还真是一个神奇的生物,老是容易想太多和纠结太多。可能这就是女人独有的思维,在事情没有敲定之前就会自己随意猜测结局,并且谁劝都听不进。

  

  待收拾完了方毅天,霏琳走到孙琪琪面前柔声安慰,任谁都能看出她的呆滞。

  

  其实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不能被安慰,一旦安慰涌上来的反而是更多的猜测。本来还在怀疑的猜测,一经安慰就会自动沦为确定。

  

  方毅天偷偷看了眼失神的女人,昨天也不是没有关注过这个大美人,只是当时客人太多,他要应付的人更多。等到她突然消失最后被扔出去的过程,他以为对方是一个不伦的货色,却没想到这是一场误会。

  

  潘龙的手段太决绝,打狗还要看主人,更何况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口气方毅天不能轻易地就算,自然而然孙琪琪成了他的猎物。

  

  潘龙说过今天是最后的期限,如果不是看见这个女人可能他暂时还想不起有这桩事。

  

  “昨天你那大老粗的父亲将我的酒吧搅的够乱的,他要我今天之内给他一个答复,可是很可笑的是我要不是现在见了你压根就想不起来还有这回事。既然你在我大孙这里做事,我也不想为难你什么,我的人现在脑瘫在医院,这笔医药费你们总得出吧?”

  

  “昨天是你们的人先动手扔我的,为什么要我们付你们的医药费?我腿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呢,如果不是你们的人把我给当垃圾似的扔了出去,事情也不会发生了吧!啊!对了,事情的起因好像是你们那个丧尽天良的合约!我还没有见过谁家雇佣兼职是用威胁和强迫Xing质的手段,你们是第一个!”孙琪琪一听方毅天那嚣张跋扈的口气就来气,原来在他的眼里,事情的错还全在她身上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怎么就被扔出去了呢!你伤到哪里了?”霏琳越听越糊涂了,着急的检查孙琪琪全身。

  

  孙琪琪到这一刻才庆幸私家医生的夸张包扎术起了作用,光是看就让人大吃一惊了!果不其然,齐辰和霏琳在看了孙琪琪的腿之后都十分埋怨的看着方毅天,这下矛头可算是转移了位置。

  

  方毅天无辜的摊开手,示意这不是他干的,这当然不是他干的,干这事的人早就脑瘫在医院了!

  

  “我爸爸是要你今天给什么结果?”孙琪琪思来想去,差点就直呼潘龙的名讳。

  

  “他要砍掉丢你出去的人的胳膊,两个人共计四条胳膊,你觉得我应该给他答复吗?如果事情换在你身上,你打算怎么做?潘龙的宝贝女儿?”

  

  方毅天好笑的看着孙琪琪,作为老板他有必要保护自己的员工,不管员工犯了何种错,责罚也必须由他来做才行,而不是被人三下五除二的给揍了。给揍了不打紧,最后还扬言要卸掉人家两条胳膊,他怎会答应?

  

  这种事一旦服软,损失的是他整个冰度的名誉以及他这个人的声誉。

  

  “潘龙的女儿”这是孙琪琪最想隐藏的几个字,却没想到在这一刻给曝光,她要怎么去面对这个前几分钟还很有好感的人?

  

  齐辰和霏琳也愣了,本来还蹲在地上轻揉孙琪琪小腿肚的霏琳也往后退了好几步,仿佛孙琪琪身上有虫子似的。

  

  这也难怪,潘龙和齐辰不算合作的关系,孙琪琪这么特殊的关系却来他们公司做秘书,还是在齐辰的门外,这么亲密的位置要如何让他们好想?

  

  方毅天也没有想到因为他的一句话能让所有人的关系变成这样,这就是一场喜剧,主演是他最熟悉的几个人。

  

  “大家别这么紧张,放松点嘛!潘龙的女儿又如何?她也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事情来不是?要是说因为是对方公司的千金就怀疑她的人格,那你们也太草率了些!千金小姐你说对不对?你看你这么辛苦的大老远来峰芪做事,这份精神值得表扬,继续努力!有朝一日大孙一定能看得见你身上泛着的光,然后提拔你做正式的员工!不过你一定要沉住气,只有转正了才有机会去谈大生意,也只有那会儿你才能发挥你卧底的才能!”

  

  孙琪琪越听越气,方毅天的话就像刀子一样刮着她的心口,比被背叛还难受。

  

  “如果事情严重,我是可以起诉你的。”皱着眉头看了孙琪琪半天,齐辰终于是说话了。

  

  起诉?我什么也没做却要被起诉?孙琪琪怎么都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明明是好心,明明是好心!

  

  因为她拥有陈妍的记忆,却不能回到陈妍的身体,所以不得不用这副身体去完成死前没有做完的事。为什么到最后演变成她是卧底,还要被齐辰起诉的地步?

  

  这个世界变化的太快,她接受无能,并且心痛到极点。亲眼看着父母以及朋友背叛自己的时候也没有现在这么心痛过,现在的感受体会的真切并且寒意十足。

  

  “你们起诉我吧,如果这是你们想的。”

  

  “小Jian细现在是在诱发同情吗?别说我没有提醒过你,你看过峰芪全部的企划案和内部资料,这些足够让你蹲上十年半载!潘龙在警察那边的势力可不如我,你别指望他能够帮得了你!”方毅天撑着桌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敢说这话就没有想过让家里帮忙,如果这是你们想的,我就算蹲个十年八年就如何?你就当我是诱发同情,但是同情与否还是你们说的算,我何必要去博这个没用的赌注?”孙琪琪抬眼看着眼前这个帅气逼人的脸,如果只是看着这张脸,怎会想得到这幅面皮下藏着如此邪恶的一颗心。

  

  还是不能将世界想的太美好,否则摔倒的只有乐观的自己,孙琪琪低下头,为什么要这么晚才体会到这个道理。

  

  如果这是你们想要的结果,我无所谓。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的龙燮小说复生,各位读者试读了之后是否对该小说感兴趣呢?感兴趣的话多多关注shu4小说网!


查看全部
标签: 玄幻

资讯推荐

  • 契约老婆:总裁大人求放过妹妹MM小说免费阅读精选章节

    他是未婚夫的哥哥,却在未婚夫车祸后乘虚而入让她签下了卖身契。一纸契约,成为了这个坏蛋的女人,他不仅霸道的要得到她的人,还想得到她的心!可契约结束后他还是百般纠缠,甚至有各路情人上门示威又是闹哪样?人善被狗欺,当她苏欣芮是软柿子好捏吗?掌拍小三脚踢小四,终于耳根清净,那个坏男人又找上门来。“老婆,玩够了?该回家了。”“席少霆,我们之间结束了!”面对席少霆的纠缠,苏欣芮放肆的一笑,“看到夏语嫣流产了你心疼了?”席少霆的脸一黑,“我用清白发誓那不是我的种。”“那我要抄你家!”席少霆毫不在意,挑眉道,“我的就是你的,这些别墅随你抄家。”苏欣芮笑的阴险,“我要离婚!分你的别墅,拿你的黑卡,然后……”“送给情夫吗?”席少霆笑的邪肆,直接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扛起,“我看你是欠教育!”

  • 阿香小说王的罪妃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初见时,她以身救他。他许诺:等我登上帝位,就迎你为后。§再见时,她却被刺字“淫”妃,只因为他认定手拿自己信物的姐姐是他的恩人,她进宫前不是处。殷红的血迹,玫瑰般的字迹,成为她一辈子的背负,一生的羞辱……§夜色幽深,她淡对眼前的男人说:“你动手吧。”紧闭双眼把清白献给一个看着还顺眼的男人。从此她成为宫中最不耻最下贱的人……§当真相明白的那一刻,她却被他已赐嫁他人……§红颜殇,黯消魂。缘可尽?爱依在?到底谁抛弃了谁?又是谁先负了谁?

  • 白凄凄黎梓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旧城半醉爱未眠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白凄凄十几岁的时候,活成黎梓落希望她活着的样子。不知道的是,她内心的煎熬一点都不比他少。她不知道该怎么让他知道,他养了十几年的娃娃,爱上他了。

  • 傅冉薄七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禁爱军婚军长大人缠上身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傅冉总是跟在薄七爵屁股后头甜甜的叫他:七叔。终于,傅姑娘忍不了了。如狼似虎的扑向薄七爵:七叔,你就从了我吧!薄七爵一本正经的回绝:胡闹,我是你七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