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资讯 > 正文

巫从天降:前世溯缘记羽蛇神小说免费阅读 巫从天降:前世溯缘记羽蛇神在线阅读

作者:admin 时间:2017-11-29 17:08:30

巫从天降:前世溯缘记是羽蛇神新出的一部小说,据他所说,此书是为了献给那些不为众人所理解的少数,希望让大众能够了解他们生命中的欢乐与辛酸,同时能思考灵魂深处的黑暗和光明。想要了解的朋友可以在这里免费试读巫从天降:前世溯缘记的精彩内容吧!

羽蛇神小说巫从天降:前世溯缘记简介:

一个曾经治疗的心理病人在微博直播自杀前打过求助电话,知名心理学家柏素云被卷入人肉搜索的舆论漩涡,导致苦心经营的书院远破产。被逼无奈之下,柏素云用红教上师传授的独门心法元神出窍,去自杀者的前世探寻因果,度过自己的死劫。魂穿后的柏素云拥有倾国美色和现代人无双的智慧,成了来自遥远中国的天巫,凭借出色的心理学技术、儒佛道的见识,辗转于秦汉与五胡乱华杂糅的异时空色界。她,周旋于帝王将相之间,以一己之力苦苦维持时空和因果的平衡,谱写一曲华夏民族在生死存亡之际的力挽狂澜的英雄史诗。然而,逃不过的是命运,爱她的人她不敢要,不爱的人推不掉。当所有的命运谜题一一解开后,等待她的是魂飞魄散还是渡劫归来?

巫从天降:前世溯缘记小说小小公子的表白:做我的女人:

“你会杀人吗?”柏素云担忧地问李据,实在难以想象他即将和成年人一起并肩面对血淋淋的杀戮。李据立刻挺起胸脯,自豪地说:“我跟公子练了二年武了,寻常三五个人近不了我的身。”

“这么能干。”她被他的少年意气给逗乐了,“看你年纪也就十来岁,连毛都没长齐呢,就能对付三五个大人?”

小子急了,脸涨得通红,辩白道:“三五个人算什么,公子在我这个年纪,一人就能杀猛虎豹子,早就立了军功了。”

“呵呵,你们公子威武我是知道的,你是他教出来的,武艺定然错不了。我相信你。”柏素云抿嘴笑,心里却想,老子英雄儿好汉,石瞻这对父子恐怕当之无愧,打出生就接受关于杀人艺术的教育,变态呀,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李据听她夸奖肯定之词,不由伸手挠挠后脑勺,露出一脸憨厚的笑。突然间他叫一声:“哎呀,我差点忘了——公子让我来看姑娘身体好点没,要是好了就请去中院和他一同用餐。”

柏素云这才觉得腹中饥饿,问李据什么时间,回答说已经午时过半了,按照现代时间差不多十二点半了,这么说自己睡了一个时辰,现代的两个小时。“公子请我过去用餐可是有事?”她一边下地一边问,主人家请肯定要去,猜测可能是公子因为要出征的缘故,不方便继续留自己与董伯二人住在府中,估计是送客宴。

怎么办?明天自己就可以元神回位,除去虚妄烦恼,今晚好歹再在这里蹭一宿便阿弥陀佛了,可不想中间生什么枝节。又转念一想,本就是个虚妄**,自己到这地步还在贪恋舒适,占人便宜,简直这趟白来受这教化了。主人家的散伙饭都备上了,要再不识趣,就枉费柏素云的一身修为了。

心中主意打定,柏素云坦然迈进公子中院的房间,便见公子正手捧简册,端坐在饭桌前看得入神,见她来到,放下简册,起身示意她随便坐。坐下瞥一眼书简,原来是《韩非子》。这餐饭只有公子和她二人,因此在房中另外摆了一张小桌,高度正合董秋滢的身材。桌上饭菜全用盖子盖着,下面都支着小的炭火炉保温,显然已等待多时。

公子一一揭开食盒盖子,顿时冒出热气腾腾的饭菜香:一钵莲花藕炖猪蹄,一盘清蒸鳜鱼,一盘白油豆腐,一盘烩蘑菇,还有一叠油酥花生,一大碗青菜面片。菜做得很家常朴实,看着就像成都的农家乐饭菜那么亲切。这些菜没有那些多余的大料和花哨的东西,对一个体虚之人正是滋补和胃的好食物,可见主人心细如发已经考虑过病人身体肠胃。一个仆役上来给柏素云和公子各自盛了一碗面片和一碗猪蹄摆好,就退下了。公子率先端起面片吃起来,柏素云也端着一碗猪蹄喝汤吃藕。一时两人无话,柏素云丝毫不觉得尴尬,既来之则安之,吃饱喝足,自有区处。

心理医生从来不惧怕沉默,沉默能制造无形的张力,正好可以观察个案在压力前的表现。

手中的汤差不多喝完,公子的那碗面片也空了。两人同时放下碗筷:

“那个——”

“那个——”

两个声音同时发出,彼此一愣,又跟着谦让:

“请讲。”

“请讲。”

还是一起发声,两人看着对方几乎一样的反应,不约而同浮起会心一笑。但柏素云却不能再客气,要是等主人发出逐客令,自己挺高的觉悟都闷在肚里岂不没面子?马上抢下话头说道:“我和董伯吃过午饭就走。昨天真亏你救了我们,这份恩情无以为报——”

话还没说完,公子打断她诧异地问:“你要走?”

点点头:“嗯,我们本来就是流亡之人,已经在府上叨扰两日,今早还闯了祸,害得全府上下都不安宁,实在是该离开了。”这样说着,心中有点小得意,从来请神容易送神难,小棘奴恐怕没想到自己主动提出离开,原先他准备的客套话估计都没用了。

哪知他听了大为惶急,连声说:“姑娘切莫如此说,你的歌如仙乐飘荡,莫说那些兵士,就连我听了也心动不已,怪得不他们。闯祸一事休要再提。”顿了顿,又道:“也是我思虑不周。自母亲过世,就遣散了侯府上下女眷,所有下人都是我从流亡华夏人中召来,全都是飞龙军在册兵士,年纪小些的便轮流在府中服役。姑娘住在这里自然觉得不便。我想等此次出征回来,就买两个婢女回府伺候。你……意下如何?”

“啊?”柏素云感到有点没头脑,“不用如此麻烦,我等会儿就走了,那些婢女用不上。公子就别费这个心了。”说完,她自顾自吃起来,不吃饱点晚上不好过。她和董伯身无分文,晚上恐怕要去大街睡,晚饭想都别想。

听她 这样表态,他用力握着筷子的手指节泛白,嘴唇抿成一条线,清澈眼波荡起深深涟漪,闪闪亮,终于低下头去,咬着嘴唇嗫嚅半响说:“昨天我跟二殿下把你讨过来,说是做我的女人……”

哦,他原来为了这个纠结呢,这小孩真有意思,柏素云忍不住格格笑,“没关系没关系,公子当时要不那样讲,我和董伯就没命了。现在事情已经过去,那些话自然不能作数。你尽管放心,我们不是耍光棍的,讹上阔人就赖着不走。”话说到这个地步,自觉这顿饭吃得有点拖沓,再不搁碗走人,怕被误认有欲擒故纵的嫌疑。柏素云起身朝公子做个拜别福礼,来个华丽转身,稳稳向外走。他初时一怔,继而大步追到柏素云面前拦下她,声调急促:“姑娘误会棘奴了。棘奴是想,是想姑娘在府中长住下来。”说完,低垂了额头,耳根子已然彤红,死盯着她的裙裾一动不动。

柏素云无语。这算什么?

小男孩喜欢上小女孩,求她留下来和自己作伴?在现代,十一二岁的年纪不管男孩女孩肯定都进入了青Chun期的前期,正要开始在大人面前表现自己,争取独立。在古代,儿童Xing成熟反而在社会的需求下提前,人口就是一切。尤其战争频发的年代,人口锐减,统治者为了保证兵源,鼓励生育,有的朝代强行规定,男女结婚年龄。晋代司马炎就规定女子17岁还未嫁人,地方官就要把她强配嫁出去。南北朝时“女子十五不嫁,家人坐之。”唐代要求“凡男十五,女十三以上,得嫁娶。”唐太宗李世民十三岁都当爹了。赵国羯人习俗认为,男丁十三岁为Cheng人,女子十二岁就可以嫁人生子。男丁的Cheng人礼就是给他“取名”(字),赵国石虎的北辛一族特别重视给族人男丁取名孩子,分大小名。出生后即取个小名,随心情,环境而取,等孩子长到十三岁,即由长辈按家族辈字取个学名。棘奴二字当是小名(小字),他是华夏人,Cheng人礼后应该取字。柏素云口里称他公子,其实还当他是孩子。少年丧父母,又无兄弟姐妹,青Chun期成长环境中没有女Xing,这对于心理发育极为不利,力比多(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中Xing能量)被剥夺了出路,能量的蓄水闸一直封闭,到极限决堤,后果殊难预料。

柏素云重新打量棘奴,见他虽只十二岁岁,身量已经长到一米七以上,若不是因脸色、皮肤还稚嫩,若不是柏素云经常接触营养发育极好的当代少年,是不敢认棘奴只有十二岁的。

棘奴,应该已经进入青Chun期了。

柏素云腹内盘算:“不行,我得帮这小男孩找个出口,至少表面上不让对方太过失望,就让他带着欢喜去出征吧,他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两说呢。只是,就算他能活着回来,我却也已经死了。虽然觉得残忍,但也无可奈何,我能在虚妄**里还保持爱心和职业风范,还是值得肯定的。”

哎,可真真为难柏素云这个老太婆,因为要演得像就得装出小女儿态,她打赌自己的年龄绝对比棘奴老爸还大。

“公子不是想撵我们走?”柏素云怯生生发问,自觉鸡皮疙瘩落了一地。男孩松了一大口气,容色稍缓,局促道:“误会。姑娘尽管把西华侯府当成自己的家,愿住多久就住多久。我今次请你来,一则想对你说这番话,好教你安心养病;二则我此番出征不知多久可回,怕你有事,特来嘱咐你一些事情。”

原来如此。柏素云不免好奇:“我在府中住着,会有什么事?”

他此时颜色复常,说话声音也自如起来:“我担心走后,二殿下会来我府中,若见到你不知会生出什么心思。”他眼底泛着忧色,“羯人朝廷的皇子们素来胡作非为,全无禁忌,就连王侯大臣、贵族公卿也免不了受其羞辱。太子和二殿下时常去官宦家中,肆意Yin辱妻女仆婢。若是不从或告发,他们定然会唆使人罗织罪名加害。如此家破人亡的官家有十好几起。我府中不置女眷,亦有这层关系。”

柏素云再次被赵国的统治者的荒Yin无道所震惊,这样的政权,也能在乱世立得住?难道真是暴力决定一切!天不亡它,天无道理呀。


查看全部
标签: 羽蛇神

资讯推荐

  • 契约老婆:总裁大人求放过妹妹MM小说免费阅读精选章节

    他是未婚夫的哥哥,却在未婚夫车祸后乘虚而入让她签下了卖身契。一纸契约,成为了这个坏蛋的女人,他不仅霸道的要得到她的人,还想得到她的心!可契约结束后他还是百般纠缠,甚至有各路情人上门示威又是闹哪样?人善被狗欺,当她苏欣芮是软柿子好捏吗?掌拍小三脚踢小四,终于耳根清净,那个坏男人又找上门来。“老婆,玩够了?该回家了。”“席少霆,我们之间结束了!”面对席少霆的纠缠,苏欣芮放肆的一笑,“看到夏语嫣流产了你心疼了?”席少霆的脸一黑,“我用清白发誓那不是我的种。”“那我要抄你家!”席少霆毫不在意,挑眉道,“我的就是你的,这些别墅随你抄家。”苏欣芮笑的阴险,“我要离婚!分你的别墅,拿你的黑卡,然后……”“送给情夫吗?”席少霆笑的邪肆,直接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扛起,“我看你是欠教育!”

  • 阿香小说王的罪妃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初见时,她以身救他。他许诺:等我登上帝位,就迎你为后。§再见时,她却被刺字“淫”妃,只因为他认定手拿自己信物的姐姐是他的恩人,她进宫前不是处。殷红的血迹,玫瑰般的字迹,成为她一辈子的背负,一生的羞辱……§夜色幽深,她淡对眼前的男人说:“你动手吧。”紧闭双眼把清白献给一个看着还顺眼的男人。从此她成为宫中最不耻最下贱的人……§当真相明白的那一刻,她却被他已赐嫁他人……§红颜殇,黯消魂。缘可尽?爱依在?到底谁抛弃了谁?又是谁先负了谁?

  • 白凄凄黎梓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旧城半醉爱未眠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白凄凄十几岁的时候,活成黎梓落希望她活着的样子。不知道的是,她内心的煎熬一点都不比他少。她不知道该怎么让他知道,他养了十几年的娃娃,爱上他了。

  • 傅冉薄七爵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禁爱军婚军长大人缠上身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傅冉总是跟在薄七爵屁股后头甜甜的叫他:七叔。终于,傅姑娘忍不了了。如狼似虎的扑向薄七爵:七叔,你就从了我吧!薄七爵一本正经的回绝:胡闹,我是你七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