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惊悚 > 正文

绝美冥妻之问道

评分:9.4

立即下载

  • 应用时间:2017-12-07 13:51:14
  • 应用类型:悬疑惊悚
  • 应用版本:1.6
  • 应用大小:12
  • 小说标签:

相关资讯

小说介绍

  《绝美冥妻之问道》是浙三爷新出的一部小说,据他所说,此书是为了献给那些不为众人所理解的少数,希望让大众能够了解他们生命中的欢乐与辛酸,同时能思考灵魂深处的黑暗和光明。想要了解的朋友可以在这里免费试读《绝美冥妻之问道》的精彩内容吧!

  

  《绝美冥妻之问道》简介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个超级漂亮的美女姐姐说要嫁给我......

  

  《绝美冥妻之问道》章节试读 第二十章 尸变

  

  我对于这件事情,有很强烈的抗拒性。因为实际上我觉得,僵尸比鬼魂还要吓人。小时候在亲戚家里看过僵尸片,那时候吓得我们一家人睡觉都害怕,给我的心灵造成了很深的阴影。

  

  可没想到,曹大现在竟然直接给我接了个跟僵尸有关的订单!

  

  我很想拒绝这个订单,可曹大说如果要拒绝订单的话,那就要付出百分之四十的违约金。也就是说,我需要交出两万块钱当违约金,这是我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接受的。

  

  我问曹大能不能付这个违约金,他却说不愿意付。如果到时候订单有麻烦,正一派是会来找我的。也就是说,我现在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根本没有办法。

  

  我在心中骂了曹大好多句,又想尽办法跟他询问了一些与僵尸有关的消息后,就忍着满心的恐惧走出了公寓。

  

  订单上边已经说了,这个订单越早出发越好。曹大原本想着我身上有伤,鲜血的味道会刺激僵尸来找我,到时候正好保护雇主的安全。我甚至在想,曹大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一下子对我很好,可一下子又对我特别坏。

  

  刚走出公寓来到正一派的门口,我就看见叶全正站在门口抽烟。他见到我过来,皱眉说道:“江成,听说你昨天被执法堂鞭刑一百,不在家休养着,怎么还到处乱跑?”

  

  我扬起了手中的单子,说正好接了个订单,准备出去锻炼一下自己。

  

  “你这人真是……”叶全有点关切地跟我说道,“你这小子,简直就是不知道深浅。人最重要的就是身体,只有身体健康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结果你这昨天才承受了鞭刑,今天就去做订单,岂不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

  

  我活动了一下身体,笑呵呵地说道:“叶队长,我已经没事了,不信你看。”

  

  叶全叹了口气,似乎是以为我在逞强。他摇摇头,接过我的订单看了一眼,然后让我在门口这边等着,就直接离开了。

  

  我纳闷地在门口等着,不知道叶全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等半个小时后,叶全终于回来了。

  

  他手中拿着一张道符,将道符放在我手上,沉声说道:“这是阳符,使用前在道符上沾染自己的鲜血,贴在僵尸身上,应该可以保你平安。阳符也不便宜,一张约摸着三千块,我就暂且以这个成本价卖给你。你若是使用了,拿到订单奖金后还我三千块,我们就互不相欠。若是你没使用,就将阳符还给我。”

  

  我心里一阵感动,感激地对叶全说道:“谢谢叶队长,你对我真的很好。”

  

  “都是出门在外,互相有个照应也好。”

  

  叶队长有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而我满心欢喜地将阳符收了起来,按照地图去找公交车站。

  

  那林先生父亲的坟墓,是在这边一个叫凤凰山的地方,转两次公交车就能到,地点是在郊区。

  

  我因为没有手机,暂且借用了曹大的手机来用。等抵达目的地后,我按照上边的文件资料给林先生打了个电话。等那边接通之后,我立即大喊道:“林先生吗?我是正一派那边过来的道士,专程过来帮你解决难题的。我说林先生啊,我已经到凤凰山的车站了,接下来该怎么走?”

  

  电话那边,很快就传来了林先生的声音,他似乎是有点疑惑地问道:“你讲电话干嘛吼得这么大声?”

  

  “我们隔得这么远,不吼这么大声你能听见吗?”我反问道。

  

  “你……算了,就在那等着,我来接你。”

  

  “那林先生你帮忙挂一下电话,我不会挂电话。”

  

  说完,我亲眼看着电话被林先生挂断才安心,就蹲在公交车站这边抽烟。等了约莫十几分钟后,一辆轿车开到了我的面前。里边走下了一个年轻时尚的女孩,她先是鄙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拿出手机打电话。

  

  不一会儿,我的手机就响了。那女孩挂掉电话,有些惊愕地跟我说道:“就是你?”

  

  我点头道:“是我啊,你是林先生的人吗?”

  

  “上车吧……”女孩翻了个白眼说道,“土包子。”

  

  我连忙坐进了车里,而女孩开着车把我往山上带。她在后视镜里观察了我好几眼,皱眉说道:“你真是道士吗?”

  

  “是的啊……”我解释道,“最近做道士的。”

  

  “哦。”

  

  女孩似乎不愿意跟我多说话,她一路快速地开上山顶,将我摇晃得特别难受。我不停地让女孩开慢点,她却是毫不在意地说没关系,早点到才好。

  

  我难受得越来越厉害,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终于忍不住呜哇一声吐了起来。

  

  此时我是坐在后座的,正好吐在了女孩的背上与她抓着车里那根棒棒的手上。

  

  我原本想扭头打开窗户吐的,可我并不知道怎么开窗户,情急之下就直接吐了出来。

  

  “啊啊啊啊!”

  

  女孩害怕地连忙踩下了刹车,全身犹如章鱼一样蠕动。她痛苦地甩了好几下手,打开车门冲了出去,对我怒吼道:“你他妈神经病啊!”

  

  我走下车,委屈地说道:“我早叫你开慢点了……”

  

  “你这个该死的土包子……”女孩咬牙道,“滚!自己走上去!顺着这条路直走几分钟就到了,快滚!”

  

  说罢,女孩坐上车就扭头离开,让我一个人站在山路上发呆。

  

  也许……是我做错了吧。

  

  我顺着山路往上走,果不其然看见了一群人,正围聚在一个棺材的旁边。这些人也是注意到了我,我走到他们的身边,客气地说道:“请问哪位是林先生,我是正一派的道士。”

  

  有个中年男人愣了一下,点头说道:“我就是,你不是应该坐车过来的吗?”

  

  “发生了点问题,那姑娘已经自己开车回去了……”我解释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江成,能让我看看尸体吗?”

  

  林先生点头道:“行,那你看吧。”

  

  我绕过人群看了看尸体,发现这尸体正漂浮在一些恶心的黑水上边,身上果然没有腐烂的迹象。这尸体的全身都长出了新的黑色毛发,而且挺浓密的,看着十分恶心。

  

  曹大跟我说过,这种应该叫不化骨,暂时还没有变成僵尸的可能性。

  

  他说僵尸随时都有可能尸变,最容易尸变的时候是在黄昏之时,还说过有可能尸变的尸体决不能晒太阳,否则会加速尸变。

  

  现在的尸体被一个大伞给遮挡着,所以照不到太阳。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火化……”我认真地说道,“林先生,对付这类尸体最安全也最快速的方法,就是火化尸体。”

  

  林先生摇头道:“这不行,父亲辛苦一辈子,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照顾好家人,一个是死后能留个全尸。他在临死之前还与老友开玩笑,说自己死后能有全尸,老友却只能被火化放进公墓。这虽然是玩笑话,但我也知道父亲对全尸的在乎。”

  

  我对此并不意外,因为很多人都抱有这样的想法。

  

  “那这样吧……”我轻声说道,“尸体之所以会造成尸变,主要是因为风水不好。林先生,我这人并不会看风水,但既然尸体已经变成不化骨,就代表着这一块风水不行。眼下还有一个比较稳妥的办法,就是先将这尸体抬到无风并且见不到太阳的地方。然后找个懂风水的道士过来重新看风水,你觉得如何?”

  

  林先生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麻烦江道长了。”

  

  “那么大家帮把手,我们现在……”

  

  我正准备叫大家帮忙把棺材抬起来,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是忽然喊了起来:“不行,别动尸体!”

  

  我们循声望去,却见一辆车快速地开到了我们身边。

  

  车里走出一个女人,她打扮简单,戴着个黑框眼镜。林先生看见了她,疑惑道:“娇娇,你怎么回来了?”

  

  “爸……”名为林娇娇的女人激动地说道,“爷爷的尸体两年还未腐烂,这是非常值得研究的异象啊!我已经带了几个小组里的朋友,都跟我一样是生物学的研究生。我们可以好好调查一下,为什么这个没经过任何防腐处理的尸体两年还不腐烂。爸,只要能研究成功,说不定能带来巨大的贡献。”

  

  林先生立即摇头道:“不行,那可是你爷爷的身体,怎么能让你来研究?”

  

  林娇娇顿时急了:“爸!我就研究一下,又不会破坏爷爷的遗体,顶多就是切割一小部分。爷爷生前最疼爱我了,他肯定不会怪我的。而且我的导师说了,如果我能交出一份比较有吸引力的论文,那硕士的学位就指日可待了。”

  

  “这……”林先生由于了一下,最后叹气道,“那好吧。”

  

  林娇娇顿时一喜,连忙就带着她的几个朋友去观察尸体。她们站在一旁啧啧称奇,而我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一个男人忽然开口道:“把伞扯了吧,都挡住光了,看得不清楚。”

  

  我一听顿时急了,连忙说道:“研究可以,伞绝对不能撤!否则有可能尸变,会成为僵尸!”

  

  “哈?”

  

  那几个人都是惊愕地看着我,然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那林娇娇瞥了我一眼,问道:“你是谁?”

  

  我解释道:“我是道士。”

  

  “胡闹!”

  

  林娇娇打断了我的话,冷冷地说道:“现在是讲科学的时代,别用牛鬼蛇神的那一套来骗我爸。我说爸啊,你怎么能迂腐到这个程度。”

  

  我无奈道:“不管怎样,伞绝对不能撤。”

  

  “滚开!”

  

  一名男人不耐烦道:“这可是重大的研究,干嘛要听你这毛头小子说废话?我说小子,你如果想骗人,好歹要穿上道袍拿上浮尘,再给自己粘点胡子,假装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才合格。”

  

  人们都是被这番话逗笑了,我咬咬牙,急忙跟林先生说道:“林先生,若是尸体晒到太阳,那很可能会造成尸变,你快劝劝你的女儿。”

  

  林先生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娇娇,还是听道长的话。你如果想看清楚点,可以用手电筒……”

  

  “不行,我今天非要跟这个骗子杠上了……”林娇娇指着我的鼻子,气恼地说道,“江湖骗子,还想来讹我爸的钱?爸,你别理这家伙,他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偏偏做什么。这些道士都是骗人的,只有科学才是唯一的依据!来,各位同学,我们一起把伞给拆了!”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