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爱如死局,无路可逃

评分:9.7

立即下载

  • 应用时间:2017-12-07 10:51:58
  • 应用类型:都市言情
  • 应用版本:1.9
  • 应用大小:8
  • 小说标签:

相关资讯

小说介绍

  《爱如死局,无路可逃》是一部构思严谨剧情环环相扣的小说,作者是淡浅淡狸,主角是厉君擎,让人情不自禁的沉迷其中。要想看最新的章节,关注shu4小说网,及时更新,为您提供更多更精彩的小说让您第一时间阅读最新章节。

  

  《爱如死局,无路可逃》简介

  

  我爱厉君擎,却被厉君擎逼得净身出户和流产,后来我遇到霍冷郁,原以为他是真爱,却不想被伤的更深,爱情就像是死局,让我万劫不复……

  《爱如死局,无路可逃》章节试读 第20章 阿梨,你别离开我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去解我的裙扣,继而紧贴着我发肌肤滑下。

  

  “霍先生……”我的身体,寂寞太久,被霍冷郁这么触碰着,忍不住发出些许轻颤,难以控制的扭动起来。

  

  我的双腿不由自主的盘上霍冷郁的腰肢……

  

  “咳咳咳……很抱歉,打扰你们了。”门口传来一声尴尬的声音。

  

  我惶恐的抬起头,在看到站在门口一脸促狭的盯着我的冷薇。

  

  我涨红脸,用力的将霍冷郁的身体,从我的身上狠狠推开。

  

  “该死的。”霍冷郁被我用力推开,一双眼睛弥漫在些许欲求不满的气息,原本邪肆俊美的脸,在此刻,更是显得异常诱人。

  

  “我……我们什么都没有。”我咬住舌尖,将衣服拉好,尴尬的对着冷薇说道。

  

  “我知道你们什么都没有,你们只是在接吻嘛。”冷薇一脸促狭的对着我笑道。

  

  被冷薇这么一说,我感觉脸颊可以煮蛋。

  

  “霍总真是迫不及待,好歹也要在房间里做这种事情。”冷薇摸着下巴,对着我身后的霍冷郁说道。

  

  “情难自禁,谁让我的浅溪这么甜美。”霍冷郁走进我,搂着我的腰肢,对着冷薇恣肆道。

  

  闻言,我差一点一巴掌扇过去,霍冷郁这个不要脸的混球,他在胡说什么?

  

  “肉麻,我饿了,浅溪。”冷薇嘀咕了一声,对着我说道。

  

  我慌张的推开霍冷郁的身体,立刻将火关掉。

  

  想到刚才我和霍冷郁竟然在厨房做出这种事情,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难不成真的是因为我太久没有男人的关系?才会受不了霍冷郁的撩拔?

  

  “浅浅,我们下一次继续刚才的事情。”

  

  在我出神的时候,霍冷郁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便离开了。

  

  我捂住脸,水润的眼眸一直盯着门口,心脏的位置,剧烈的跳动着。

  

  死寂的心,再度恢复过来了。

  

  “浅溪,你在看什么、”我将饭菜都端出去的时候,冷薇见我一直拿着筷子没有动,忍不住朝着我问道。

  

  “霍……冷郁呢?”

  

  他怎么没有在这里?

  

  “哦?才多久没有见他,就这么想念了?”冷薇撇唇,对着我笑眯眯道。

  

  “冷薇。”我羞恼的看着冷薇,不安的看了阿梨一眼,阿梨只是很安静的吃饭,仿佛听不懂我和冷薇说的话一样。

  

  “浅溪,你也是时候接受新的感情了,霍冷郁是霍氏集团的总裁,你和霍冷郁交往的话,你就是霍家的女主人,就可以让那些辱骂欺负你的人好好看看,你叶浅溪也是非常吃香的,没有厉家,你依旧可以嫁到好男人。”

  

  “胡说什么呢?什么……嫁到霍家。”我白了冷薇一眼,有些无语道。

  

  “我看霍冷郁是真心喜欢你的,要不然,不会每天过来,美其名曰说想要见阿梨,其实就是想要见你。”

  

  冷薇对着我嘀咕道。

  

  喜欢吗?

  

  冷薇的话,让我陷入了迷茫,霍冷郁会是因为喜欢我,才会这个样子帮我吗?

  

  想着这些事情,第二天,我果然失眠了。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了公司,因为一个前辈今天请假了,而她今天也约了一个很重要的客户,便让我代替她去一趟。

  

  我只好带着资料,去见这个客户。

  

  谁知道,当我到了约定地点的时候,竟然看到婆婆?

  

  不,现在应该说是刘兰。

  

  “保险公司是要倒闭了吗?竟然请你这种女人。”刘兰看到我之后,有些不屑道。

  

  明明是出身豪门的贵妇人,可是,说话却异常尖酸刻薄,在和厉君擎结婚的这五年,我也是充分的见识到了贵族里的女人的修养。

  

  “厉老太太,厉家在京州好歹也是豪门贵族,你摆出这种态度,真是会给厉家丢脸。”我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桌上,不卑不亢道。

  

  “你算是什么东西?敢教训我?不过就是被我们厉家赶出去的贱人罢了,现在敢在我的面前摆谱。”

  

  刘兰起身,脸色难看之极道。

  

  我看着怒火冲冲的刘兰,甜甜的笑道:“看来厉老夫人的记性不太好,是我和厉君擎离婚的,是我不要厉君擎那个种马的,不是你们厉家不要我。”

  

  “你……”刘兰被我的话气到了,举起手就要一巴掌朝着我的脸上挥过去,我也没有想到,刘兰这么经不住刺激,竟然想要在大厅观众之下对我动手。

  

  不过,我在那一次之后,已经重生了,再也不是那个任人欺凌的叶浅溪了。

  

  我起身,一把抓住了刘兰的手,重重一拧。

  

  和一直干粗活的我相比,刘兰自然是养尊处优的,她被我这个样子对待,发出一声尖叫道:“叶浅溪,你这个贱人,给我松手,听到没有,你敢这个样子对我,你不想要在京州混了吗?”

  

  “厉老太太你的手有些问题,需要我好好的帮你修理一下,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收费的。”说完,我眼中一愣,动作越发的用力。

  

  看着满脸冷汗的刘兰,我满是嘲讽。

  

  一想到刘兰对阿梨的刻薄和虐待,我的心中便止不住的恨。

  

  “叶浅溪,你想要对我妈妈做什么?你这个贱人。”就在我想要松开刘兰的时候,厉蔚然从楼上下来,看到我这个样子对待刘兰之后,气的朝着我扑过来。

  

  我皱眉,将刘兰推到厉蔚然的身上,整理了一下衣服到:“看来厉老夫人不太想要继续后面的话题,那我先回去了。“

  

  不管刘兰会不会去公司投诉我,我都不管了。

  

  “叶浅溪,你敢欺负我妈妈,我要你好看。”我原本是想要离开的,谁知道,厉蔚然就像是疯了一般,朝着我扑过来,一把抓住我的头发。

  

  头发被厉蔚然抓住了,头皮一阵发麻,我沉下脸道:“厉蔚然,你给我松手。”

  

  该死的厉蔚然,她疯了吗?千金xiǎo jiě的气质哪里去了?

  

  四周很多的客人在远处看着我们三个,对着我们指指点点。

  

  “不要脸的女人,竟然勾引冷郁哥哥,叶浅溪,你给我说清楚,你和冷郁哥哥是什么关系。”

  

  厉蔚然漂亮的脸上泛着狰狞和扭曲,用力的扯着我的头发道。

  

  我不耐烦的刚想要抬起脚朝着厉蔚然的腹部踹过去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咬住了厉蔚然抓住我头发的手臂。

  

  “啊。”

  

  “小野种,你敢咬我。”

  

  “阿梨。”

  

  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我根本就没有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我只知道,阿梨从门口窜进来,咬住了厉蔚然的手臂,紧接着,厉蔚然像是疯了一般,将阿梨甩开,阿梨小小的身体,撞到了一边的桌角,鲜血染红了整个地面。

  

  “阿梨……阿梨……”我用力的推开厉蔚然,抱起地上的阿梨,撕心裂肺的大叫道。

  

  “不……不关我的事情,是你的小野种自己冲过来的,和我无关。”厉蔚然也被吓到了,看着我,结结巴巴道。

  

  听到厉蔚然的话,我抬起头,猩红的眼眸满是恨意的对着厉蔚然发出凄厉的尖叫道:“厉蔚然,你上一次害我流产,这一次伤害我的阿梨,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将你告上法庭,我要你坐牢。”

  

  “这是一百万,给你的野种绰绰有余。”刘兰抓住厉蔚然的手,从皮包拿出一张支票,扔到我的面前之后,便拉着厉蔚然离开了咖啡厅。

  

  我看着地上的支票,双眼满是憎恨,我上前,将支票撕碎,抱起阿梨,冲出了咖啡厅。

  

  阿梨,求你不要丢下妈妈一个人,阿梨……

  

  ……

  

  “浅溪,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原本是带着阿梨出来吃东西的,却害阿梨变成这个样子。”手术室门口,冷薇握住我冰冷的手,对着我小声道歉道。

  

  我知道,这件事不能够怪冷薇,是我没保护好阿梨,一切都是我的错。

  

  “叶浅溪。”我一句话都没有说,不管冷薇说多少的话,我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手术室。

  

  一直到霍冷郁过来,我抬起头,看到霍冷郁俊美而担忧的脸,我忍不住哭了起来。

  

  “霍冷郁,阿梨怎么办?怎么办?”

  

  “乖,不哭,我在这里。”霍冷郁将我紧紧的抱在怀里,低声安慰道。

  

  “要是阿梨处什么事情的话,我也不活了。”

  

  “你敢。”霍冷郁沉下脸,捧着我满是泪水的脸,目光幽冷道:“叶浅溪,你给我听清楚了,你敢做出什么傻事,我要你好看,听清楚没有。”

  

  我看着霍冷郁,在这一刻,我突然涌起一股心悸的感觉。

  

  “有我在,别怕。”霍冷郁低下头,含住我的唇瓣,对着我安抚道。

  

  有霍冷郁在,我不是一个人。

  

  我第一次,主动抱住霍冷郁的腰肢,将脸埋进霍冷郁宽阔的怀抱。

  

  “别哭,我在这里。”霍冷郁用力的抱住我,低哑迷人的声线撞击着我的耳膜。

  

  我想,我是真的有点喜欢上了霍冷郁。

  

  晚上十一点,阿梨终于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

  

  我从霍冷郁的怀里抬起头,看着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慌张的朝着医生跑过去。

  

  “医生,怎么样?我的女儿现在怎么样了。”

  

  “头部缝了三十多针,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医生拿下口罩,对着我说道。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整个身体都瘫软了下来。

  

  “浅浅。”霍冷郁抱着我的身体,目光带着担忧的叫着我。

  

  “阿梨……没事。”我靠在霍冷郁的怀里,红着眼睛到。

  

  “傻瓜,没事你哭什么?在哭就更丑了。”霍冷郁提哦啊没,低头吻着我的眼皮道。

  

  我微微的抬起眸子,有些迷恋的看着霍冷郁的脸,掩下心中对霍冷郁的悸动。

  

  “谢谢你。”

  

  我整理好心情,轻轻的推开霍冷郁的身体,小声道。

  

  “就一句谢谢?”霍冷郁凝视着我,均码的脸上带着些许幽深道。

  

  被霍冷郁用这种认真的目光看着,我感觉整个身体都火辣辣的。

  

  我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霍冷郁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我一眼,便拿着手机到另一边接diàn huà。

  

  我看着霍冷郁的背影,鼻子莫名的酸涩。

  

  霍冷郁,不属于我这种人。

  

  我是被厉家赶出去的女人,又带着一个父亲是谁的女儿,霍冷郁这种豪门家庭,我怎么可能高攀的上?

  

  我垂下眼眸,有些落寞的去了阿梨的病房。

  

  医生讲阿梨推到了病房,阿梨的额头上包着纱布,很安静的闭着双眼。

  

  “叶浅溪,我现在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晚点给你打diàn huà。”

  

  我不知道看了阿梨多久的时候,直到霍冷郁进来,对着我沉声道。

  

  我抬起头,看了霍冷郁一眼,微微的点头。

  

  霍冷郁在离开的时候,走到我的身边,扣住我的腰身,在我的唇瓣上轻轻的吻了一下道:“我很快就会回来,不许哭,直到吗?”

  

  第一次被人这个样子呵护,这种感觉很微妙。

  

  我红着脸,对着霍冷郁点头。

  

  “这样才乖。”霍冷郁摸着我的发顶,就像是在摸着一个孩子一样。

  

  我被霍冷郁这个动作,弄得耳根微热,忍不住看了霍冷郁一眼。

  

  霍冷郁闹了我一阵子之后,便离开了,看着霍冷郁离开的背影,我有些怅然若失。

  

  原来,不知不觉中,我竟然……对霍冷郁有了这种情愫吗?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