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重生七零年代农家女

评分:10

立即下载

相关资讯

小说介绍

《重生七零年代农家女》是作者湖涂的最新小说,主角是左单单,这是一部故事情节幽默搞笑,但剧情紧凑,有血有肉的小说,shu4小说网小编为大家找了该小说的最新章节内容,各位读者在这里可以免费阅读!

《重生七零年代农家女》湖涂简介

重生在了七零年代,面粉大米还是精细粮。屯里还来了一批带着‘梦想’的知青们。

干活,不分昼夜,不分晴雨,不分冬夏。

这是个干劲十足又缺衣少食的年代

二十一世纪长大的左单单觉得,要是没金手指,她这日子咋过啊。

《重生七零年代农家女》湖涂 ^第20章^

猪肉并不多,分到每个人头上来的,也没多少。

这时候又没饲料。吃的都是草料,能长一百多斤就不错了。这头猪之前还生了病,现在顶天了也就一百四五十斤的样子。还要除掉猪下水之类的内脏。

屯里三百多口人,每人能分到几两肉就不错了。

分到肉的人都宝贝一样的把肉装到盘子里,准备着回家做焖肉吃,或者熏了,放着过年的时候吃。

李惠拿着碗,装了一块猪肉之后,眼睛笑的都眯起来了。

这还是第一次分肉的时候,能让她碰着肉的。以往家里分到了肉,都是老太太亲自拿回家,吃的时候,也是老太太分配。

李惠并不在乎能吃多少,可她享受这种自由支配的过程。

分了肉,扛着粮食,都心满意足的回家去。左大成挑着两大袋的粮食,大大的麻布袋,把他压的直不起腰了,脸上却一点也没觉得累一样的,笑容满面的。

左单单琢磨着,他们估摸着是希望这粮食再重一点儿,最好是重的让他们搬不动才好。

“单单,待会回家,咱留一些给小聪回来吃,其他的妈都给你烧着吃了。”李惠悄声和自己闺女道。

“……”左单单眼睛微瞪,眼前就不停的出现刚刚看到的猪肉的模样,整个人都不好了,她一点也不想吃。

回到家里,李惠就进了厨房里面,开始烧水准备焖肉。刚进去,徐凤霞也捧着碗进来了。“我先用厨房,咋了,这也要争啊,你们咋这么狠的心呢。”

徐凤霞红着眼睛道。

她现在满肚子的怨气。分了家之后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粮食少,房子少。明明她都算计好了,可结果就是按着相反的方向走。她现在都开始怨老天爷了。看啥都要争一争。

李惠也不和她争,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对着院子坐着的左单单道,“单单,咱不急,待会再煮。”

左单单点了点头,她巴不得一直不吃才好。

不行,不能再让家里这么穷下去了。搞得一点病猪肉都当宝贝一样的。这日子还咋过啊。

为了不吃病猪肉,左单单觉得自己也得加把劲儿了。

“三叔。”她跑到左成才屋里喊了一声。屋里,左成才正哼着小曲儿,等着他老娘给他做肉吃。听到声音,开门出来,“咋了单单?”

“有事儿和你说,咱出去说。”左单单对着他使了个眼色,就默不作声的往院子外面走。

左成才挑了挑眉,看了看院子其他房间,见没人注意,跟了出去。

两人走到屯里后面的小树林,左单单才停住了脚,四周瞄了瞄,见没人,才小声道,“三叔,想赚钱不?”

左成才顿时两眼一翻,“想啊,咋不想赚啊。你三叔我这辈子没别的追求,就这点志向。唉,可惜你三叔我命不好啊。你说说,多少发财的机会,就从我手里溜走了。要是在过去,你叔我也能当大老板了。”

左单单一脸严肃道,“叔,眼下就有一个赚钱的机会,咋样,敢不敢做?”

“啥?”左成才眯着眼看了看自己大侄女。这咋看都不像是是做生意的人啊。

左单单见他上套,赶紧儿把自己的想法和左成才说了,“现在家家户户的不是分了细粮吗,大家伙肯定舍不得吃,我寻摸着收粮食,帮着他们去城里换成工业品。”

乖乖,这是真的投机倒把呢。

左成才瞪大了眼睛。他觉得要么是自己在做梦,要么就是自己这亲侄女在说胡话呢。

“单单,你奶给我做了肉,咱回家吃去。”说着转身要走。

“叔,你太让我失望了。”左单单幽幽的说道。

左成才顿时顿住了脚步,回头看她,“哪儿失望了?”

“哪里都失望!”左单单道,“我一直以为你胸怀大志,目光远大,敢想敢拼,一直把你视为我的榜样。结果你竟然这么点头脑也没有。不就是去换粮食吗。咱吃不完的粮食,咱去和人换票证,换工业品,谁还能说啥。叔,咱家现在可才一口铁锅呢,咱去换锅,这总是合法的吧?再顺道帮着乡里乡亲的也去换点东西。”当然,得收点茶水钱和路费。

这年代啥最值钱,当然是粮食了。那天听李晨亮那小子一说,她心里就琢磨开了。这要赚钱,还是得把步子迈大一点。

左单单觉得,想要过上好日子,不能光靠她一个人。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可不想做养家糊口的女汉子,总不能整个老左家就靠着她一个人冲锋陷阵吧。这种擦边球的事儿,指望谨慎的左大成,是指望不上了。必须得把这家里唯一还有些生意经的三叔给拉上船。

有生意经的三叔,此时已经被左单单一番话说的眼冒金星了。这事儿还能这么干?

左单单道,“叔,想想你这么多年受到的嘲笑,想想你还没认识的小婶儿……”

左成才眼睛发直,“单单,我觉得这事儿还是可以商量商量的。”

“叔,我果然没看错你。”左单单满脸欣慰。

于是叔侄两人好好的把事儿从头到尾的梳理了一遍。从收粮,到贩粮食,细细的安排一番。

左单单提出,她负责打听市场行情,出钱收粮,找买家,负责售后维护。三叔负责收粮,然后送货。等赚了钱,两人四六分。三叔四,左单单六。

算下来,主意是左单单出的,本钱是左单单拿的,买家也是左单单找的。左单单还承担了投机倒把的风险。三叔只用负责收粮食,送粮食,啥也不用操心。

左成才觉自己占便宜了。这么好的事儿,单单一个人都能干的,找她爹也能办下来了。偏偏找他这个三叔。这是照顾他啊。“单单,你对三叔没的说的。”

“叔,咱说啥见外的话。咱是一家人,好处还不得一起拿啊。”左单单道,“叔,这事儿可千万别说出去,谁也不能说。”

左成才抖了抖腿,坚定道,“不说,谁也不说。”

左单单很满意。收粮食这事儿就交给三叔了。至于让自己去收粮食……左单单觉得太辛苦了。这种事儿还是交代给工人去做吧。上家有人去找,下家李晨亮,她在家里等着收钱。

作为左单单事业里面的第一名工人,三叔此刻已经开始做着数钱的美梦了。

叔侄两回到家里的时候,李惠已经把猪肉给闷在锅里了。这种病猪肉不能直接炒着吃,得把上面的痘清理干净,放在铁锅里面,盖的严严实实的,用柴火煮上一两个小时。

左单单才回了家里,就被李惠给叫到厨房里面了。

左单单对着左成才使了个眼色,然后进了厨房里面。

李惠将厨房的门关上,“单单,待会我把肉煮好了,咱弄一点给小雪那边开开荤。咱家今年分了一斤多,够吃的。我不方便去知青点那边,你和她们熟,偷偷的去送点儿。”

左单单听到这话,眼神一亮。

“单单啊,你没生气吧。”李惠小声的问道。家里分了肉,她就想起上次答应了苏雪,要给她尝尝的。又担心闺女不高兴。家里一年半载的也难得吃荤菜,现在还得分出去一些,孩子肯定会不乐意。

“妈,我咋会生气呢。我支持啊。瞧苏雪那小身板,是该吃点肉。我决定了,我一口都不吃了,都给她吃。”

李惠闻言,睁大眼睛,“啥?你咋能一口不吃呢。妈不吃都行,你必须得吃。你得补补。”

“不不不,妈,咱家分点肉不容易,我知道你疼苏雪,给她吃就行。妈,我明白你的苦心。”左单单叹了口气,转身就跑出厨房了。

看着闺女出去的样子,李惠心里颤了颤,她是不是不该这么做……这把闺女的心都给伤到了。

回到房间里,左单单就赶紧进果园里面,摘了个苹果啃了。吃完水果之后,心里那股子不舒服的感觉才没了。

她刚刚说话可是再真心不过了,那肉给苏雪吃,她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肉啊,等明儿个去了城里,她得弄好肉吃。

香喷喷的,纯天然无污染的肉。

等李惠这边肉做好了之后,左单单还真是给苏雪夹了好几块。“妈,咱也少吃点,回头我给你们买肉吃。”这次让苏雪吃够,下次咱就自己吃了。后面这话她没说出来,也就心里嘀咕着。

李惠道,“单单,你真不是生气?”

“妈,我咋会生气呢。你放心,我和苏雪是亲戚,我有好处肯定不会拉下她的。你就别操心了。这肉我看你和爸也别吃啥了,给大伯家里吃吧。今天闹的有些僵,送点肉去,没准这关系就缓和了。”

李惠:“……”她闺女咋比她还大方了。

左单单用布包着碗口,端在手里。还别说,这肉虽然不大好,可肉香还是很纯正的。一路走来,那肉香就蔓延开了。

到了知青点的时候,还香喷喷的呢。

因为秋收结束了,又忙着交公粮分粮食,这两天生产队也放工休息两天。

知青们没事儿干,就在屋里闲着。

左单单来的时候,李红兵正坐在椅子上看书,眼睛上架着个眼睛,看着像教导处主任。李素丽在洗衣服,刘莉莉在熟透。就苏雪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着左单单端着碗筷进来了,大伙都看着她。

左单单笑着道,“苏雪,我看你这阵子辛苦了,给你送点肉过来了。”

大家一听都看向左单单的手上端着的碗。今天队里分粮食,他们去看了一会儿,觉得乱糟糟的,就回来了。只听说后来分了肉,家家户户的都回家煮肉吃呢。前屋里传来的肉香,她们在屋里都闻到了。

苏雪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凑过来看了看碗里。也就是用盐水煮的,不过在吃了一阵子粗粮的知青眼里,已经是美食了。心道她那个姑倒是还有些良心,知道有好吃的给她送点儿。

李红兵鼓着脸道,“怎么专门给她送肉来了,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左单单笑道,“我平时干活的时候,就离着苏雪近。和她关系还不错。这样吧,你们要是喜欢吃,也来尝尝看。”

苏雪顿时郁闷的扁了扁嘴,心里有些怨左单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送过来,待会还得分给其他人吃。要是叫她一个人出去,这肉就是她一个人吃的了。

左单单可不管,反正负责送肉,任务完成就行。

将肉倒在苏雪的碗里,她就端着碗筷走了。她还有正事呢,没工夫和这些人在这里扯。

离开女知青点这边,她就匆匆忙忙把碗筷送回了家里,然后去找左水生开明天进城的介绍信。

这是之前就说好的,左水生二话没说就开了单子。然后抽着旱烟,“对了单单,你明天就坐你木根叔爷的车去镇上。他明天和沈一鸣同志去公社办事。正好同路。省得你走那么远的路去镇上坐车。”

左单单听前面半句还挺乐呵,听到后面,眉头抖了抖。咋每次办事,都能碰上那只老狐狸。

虽然不大想和沈一鸣同路,不过左单单也听爱惜自己的一双腿。能坐车,谁还会走着去?

拿了介绍信回家里,李惠和左大成正在房间等着左单单回来吃饭。两人还特意给左单单留了荤菜。

左单单不动声色的拿着筷子吃饭。

这是第一次,一家三口单独在一块儿坐在一起吃饭。氛围倒是比起之前一大家子在一块儿吃饭要轻松多了。

最起码李惠能伸筷子了。还不停的给左单单夹荤菜。

左单单赶紧儿躲开了,连忙道,“妈,那啥,我有事儿和你们说,我准备明天进城去看看小聪,你们看有啥要带的,我明天带去。”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