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无法自拔

评分:9.7

立即下载

相关资讯

小说介绍

《无法自拔》是一部构思严谨剧情环环相扣的小说,作者是西方经济学,主角是许星空和怀荆,让人情不自禁的沉迷其中。要想看最新的章节,关注shu4小说网,及时更新,为您提供更多更精彩的小说让您第一时间阅读最新章节。

《无法自拔》西方经济学简介

离婚前,亲戚朋友们都让许星空忍忍,说再也找不到她前夫那么好的了。

后来,许星空遇到了怀荆,亲戚朋友们闭了嘴。

许星空:你怎么让他们闭的嘴?

怀荆:四个字,颜好钱多。

许星空:那我呢?

怀荆:三个字,我爱你。

《无法自拔》西方经济学 ^第15章^

许星空刚到公司,陈婉婉将手上的文件一放,走到了她身边。许星空坐在座位上边收拾东西边看着陈婉婉走过来,陈婉婉的表情不太好看。

待走到许星空旁边,陈婉婉似是终于找到宣泄口一般,双手抱臂往许星空的桌子上一靠,翻了个白眼说:“李妙雪都快趴到老黄身上去了。”

顺着她视线的方向,许星空淡淡地扫了一眼。李妙雪和黄千松正在笑着说什么,现在这个天气,她仍然穿得十分清凉。超短裙下两条雪白的大腿,笔直又长。

作为翻译部的部长,黄千松的工作能力毋庸置疑,但作风方面,确实也有些问题。他有点好色,听说他上一次的婚姻就是因为他劈腿出轨。

李妙雪和黄千松的关系挺暧昧的,但李妙雪也是个有些手段的人,平日和黄千松不算太亲密。而今天,确实如陈婉婉所说,快要趴到他身上去了。

收回目光,许星空轻声问道:“他俩在一起了?”

“不知道。”陈婉婉没好气地说完,随后冷笑一声,低头看着许星空,稍加提点道:“钟大人这次八成回不来了,副组长的位置空缺。”

抬头看了一眼陈婉婉,虽然极力在压制,但也能看出她眼神里的焦急。

陈婉婉和李妙雪是同一批进的翻译部,与李妙雪的左右逢源相比,陈婉婉更注重工作能力。在翻译部里,陈婉婉兢兢业业,工作能力也是数一数二。钟俞军走了,按照资历来算,两人是强有力的竞争者。

陈婉婉捏着手指,手背上的青筋和骨节都凸了起来。许星空握住了她的手,陈婉婉低头看她,许星空说。

“今天下班,咱们一起去看看钟大人吧。”

陈婉婉眼神微颤,她点了点头,说:“行。”

到了下班时间,陈婉婉给家里打了电话说晚点回去,就和许星空一起去了医院。今天下午的时候,人资部那里来消息说钟俞军已经从观察室出来了,现在在病房里躺着,至于什么个情况,没有细说。

两人到医院的病房时,钟俞军的妻子正在给他擦脸。丈夫这样躺着,她的脸色带着哀愁。但比昨天面无表情的时候,看着生动了些。这样看来,应该是比昨天好了些。

钟俞军平日在公司人缘不错,病房里堆满了礼品,估计都是朋友和同事送的。

许星空和陈婉婉推门进去,钟妻抬头看到了许星空。她眼睛微微一亮,冲着许星空牵了牵唇角。

“嫂子好。”许星空和陈婉婉跟钟妻打了招呼。

钟妻点点头,看到她们手里的东西,客气道:“让你们破费了,谢谢。”

“嫂子您太客气了,钟大人平时没少帮我们。”陈婉婉说着,将东西放下。走到床前,看到钟俞军睁眼看着她们。陈婉婉眼睛一动,惊喜道:“大人,你醒了?”

“嗯,刚醒,医生来看过,说是因为送来得及时,而且当时许小姐做了及时的处理,没耽搁抢救的时间。”说到这里,钟妻感激地看了许星空一眼,后又道:“后期就看恢复得怎么样了。”

这场大病,钟俞军抢了条命回来。虽然值得庆贺,但对钟家来说也算不得什么好事儿,只能说不算太糟。

毕竟后期,钟俞军需要高昂的医药费还有复健费用,钟妻和钟母都没有工作,这会是很大的经济负担。

钟俞军意识是清醒的,眼睛能动,嘴唇也能动,但还不能说话。陈婉婉和许星空去,他还冲她俩笑了笑,但一会儿就又昏睡了过去。

怕耽误钟俞军休息,两人没有久待。和钟妻告别后,俩人出了病房门。到门口时,刚好碰到了拎着食盒的钟母。

相比昨天,钟母的头发白得更多了,先前不过少部分白发,现在已经像是布了一层雪,稀松得几根黑发混杂在里面,还有眼睛里略带苦涩的喜悦,让许星空的心揪得酸疼。

“真是病来如山倒,钟大人这一病,他家都七零八落的了。”陈婉婉边走边感慨道。

许星空走下台阶,说:“他这一病,钱花不少。”

这么一提,就提到主题上来了。陈婉婉叹了口气,抬眼看着她说:“可不是么?一般人家哪生得起病,一生病,就把家底都掏空了。所以啊……”

“所以还是要多赚钱。”许星空说。

陈婉婉一笑,拍着她的肩膀说:“对咯。”

钟俞军一病,倒让许星空感慨颇多。她既然注定孑然一身,那就多备点钱,以免日后老了病了,都没钱养老看病。

“我想做点投资。”许星空手上还有些钱。和王舜生离婚时分的那二百万,她存了一百万在淮城的账户上,另外一百万她随身带着。

淮城的那一百万,她不准备动了,以备日后林美慧生病或者是其他意外情况的不时之需。另外一百万,她想着做本钱,钱生钱。

听了许星空这句话,陈婉婉一下停住了脚步。她一脸赞同的神色,手指点着许星空说:“对对对,你这个想法是对的。现在有方向了吗?”

摇了摇头,许星空说:“还没有。你呢?有什么建议?”

陈婉婉的老公詹良庭是夏城人,她嫁过来这么多年,应该有不少朋友在这边。

“你现在先别投资大的,就先投资个小的试试手。”陈婉婉说,“我们家没有闲钱,但老詹有不少土豪朋友,在商业街上都有店铺。你可以先投资个连锁的那种奶茶铺,或者是甜品屋,商业街人流大,而且都是写字楼,生意不错的。”

听了陈婉婉的建议,许星空起了兴致,她问:“这么火爆,不好弄店铺吧?”

“嘿嘿嘿。”陈婉婉贼兮兮一笑,说:“你放心吧,既然是你姐们我让你来的夏城,你有什么困难,我肯定都给你解决了啊。我让老詹抽时间去给打听打听,有消息就通知你。”

陈婉婉的话,让许星空心里一热,暖洋洋的。她看着好友,打心底里地感激。

“谢谢。”

“你跟我客气什么?”陈婉婉白了许星空一眼,她抱住许星空的胳膊,说:“论谢谢,我应该谢谢你,今天带我来看钟大人。”

黄千松和钟俞军从IO珠宝集团还是个小公司时,就已经在一起工作了。他们两人多年交情,钟俞军又是曾经的副部长,黄千松想确定下任副部长的人选,怎么着也得来过问过问钟俞军的意思。

而许星空是钟俞军的恩人,许星空今天带着她来这里,一来是要看钟俞军,二来将来钟俞军和黄千松说副部长人选时,希望能替陈婉婉说句话。许星空是想让钟俞军,把欠她的人情交代到陈婉婉身上。

陈婉婉不得不佩服许星空,她站在医院大厅门口,看着头顶的太阳,再看看身边的好友,感叹一声。

“当年毕业的时候,你如果没有嫁人还是留在了夏城,现在肯定比我厉害。”

提起以前的事情,许星空只是笑了笑,她看着陈婉婉,拉了拉她的手指,笑着说:“我当年毕业选择结婚,而不是去打拼自己的事业,这一点就输给你了。”

陈婉婉摇摇头,看着许星空瘪了瘪嘴,可惜道:“王舜生那个王八蛋瞎了眼了,以你现在的条件,随便找个都比他强。”

许星空被陈婉婉夸得有些难为情,她知道陈婉婉是因为与她亲近,所以才看她哪里都好。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更觉得与她亲近。

至于她说的话……

随便找个都比王舜生强吗?

夕阳的光晕打在了她的眼角,许星空摇摇头,没有同意,也没有反驳。

两人一起到了停车场,陈婉婉去开车门,许星空手机来了一条微信。她将手机拿出来,看到微信的内容时,双眸一紧。

“走吧,我送你回家。”陈婉婉将包放进车里,叫许星空道。

“不用了。”许星空下颌一紧,压着嗓子说了一句。

“你都跟我到停车场了。”陈婉婉瞪着眼睛说。

“我自己打车就行。”将手机收起来,许星空也没多说,和陈婉婉说了一声明天见,就朝着医院门口走去。

“哎!”陈婉婉不可思议地叫了一声,眼睁睁地看着许星空打了辆出租车走了。她无语地钻进车里,将车子发动后,嘟囔了一句。

“我车技有那么差么?”

许星空下了出租车,迈进公寓大门时,脚步也加快了些。她住的8栋在公寓的最后方,待她走过去时,天上的黑影也愈发浓厚了。小区里路灯“啪”得一声,带着灯丝刚燃时的声音,灯光像是将黑暗烧灼出几个窟窿,照亮了一方天地。

禾枫公寓是高档小区,小区内的建设很宽阔,正经的几条干道上,像公园一样安放着原木的排椅。排椅在落叶的白玉兰树下,上面零落了几片黄叶。

许星空虚赶了两步,待走到最后两栋公寓楼时,她眼睫微颤,脚上的步子渐渐松了下来,最后停在了那里。

怀荆就坐在8栋公寓旁的那架排椅上。

排椅旁立了一个白杨般挺直的路灯,白色的路灯柱子被一旁茂密的白玉兰树枝包裹,白昼一般的光芒被树叶遮挡住,只透过几个缝隙投射出来,在男人的侧脸上留了几点斑驳的灯光。

他动作仍旧是慵懒的,微靠在椅背上,脊背挺直,双腿交叠。他的侧脸,如精雕细琢一般的精致,在斑驳的灯影下,像是镀了一层金边。浅褐色的眸子里,浮着一层许星空从未见过的柔情。他宽大的手掌张开,修长的手指并拢,在那掌心处,放置着一座小山模样的猫粮。而他的身上和周围,围着几只花色不同的小奶猫。小奶猫如他巴掌般大小,强烈的大小反差,在这片树影下,竟生出些别样的温情细意。

高大的白玉兰张开它的枝丫,像一把巨大的伞,将这股柔情包在它的怀内。

许星空双眸微微动了动,她想起了先前在网上看过的一张图片。一个盲少年,在伦敦公园内喂鸽子。网友评价仿佛置身二次元,而许星空现在正是这种感觉。

但这样的沉默与观赏并未持续多久。

许星空站在那看着,怀荆睫毛一颤,抬眸看过来,看到了她。

男人的视线,像是无意一扫。在许星空以为他将要扫过时,他却定格在了她的身上。他唇角略微一扬,将双腿边的猫粮提起来,放在了身边。周围的小猫咪,奶声奶气的喵呜了一声,继续在他的身上为所欲为地吃着。

他不像是一个爱猫的人,不然也不可能和咪咪生活了半年都没培养出感情。

而现在这一切,又是做什么?

许星空走过去,怀荆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她微微低了低头,在与他稍微有点距离的地方坐下了。

“这里流浪猫挺多的。”怀荆将手边的猫粮递给许星空。

大大的一袋猫粮,像是男人一时兴起买的,许星空抱了个满怀。

她抱着猫粮,拿出来些喂给了凑到她身边的小奶猫。小奶猫毛发软软,小小的舌头舔着她的掌心,许星空眼睛微弯,唇角牵了牵。

“嗯。”许星空手指轻戳了一下小喵咪的肚皮,以免它吃多。她抬头看了一眼怀荆,问道:“怎么突然喜欢猫了?”

“你喜欢么?”怀荆手上猫粮一空,他索性不再喂了。身体后靠,手臂张开,懒懒地搭在了椅背上。

话题又到了她这边,许星空不明所以,但还是回答道。

“喜欢。”

“那就对了。”怀荆一笑,他看着许星空,双眸覆着一层黑影,“不是有个词叫爱屋及乌么?”

怀荆这话说得挺无心,许星空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他眸中只有一层淡淡的笑意,其他的许星空看不透彻。

而尽管如此,她的心仍然像是弦上的珠子,略略跳动了一下。淡淡的热气从耳根传递到了脸颊,一抹看不太清楚的红被树影遮住了。

“小猫确实挺可爱的。”怀荆低眸看着脚边来来回回的小东西,说完突然想起什么来似的,笑着看许星空道:“现在有些后悔把咪咪送给你了。”

抱着猫粮的手一紧,许星空下颌一抖看过去,男人也在看她,右边唇角勾着笑。

“你要把咪咪带走?”许星空紧张道。

“喜欢就要带走么?”怀荆看着女人紧张的神色,扫过她蒙着黑影的耳垂,顺着她的下颌线定格在了她修长的脖颈上。

唇角又是一扬,眸中的笑意也深沉了些,怀荆说。

“要真是这样,我早就把你带走了。”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