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典言情 > 正文

他很撩很宠

评分:9.4

立即下载

相关资讯

小说介绍

《他很撩很宠》是最近很火的一部小说,是狂摇小尾巴写的主角是宁蓁 ,剧情紧凑,环环相扣,喜欢看小说的朋友可以在shu4小说网免费试读他很撩很宠的最新章节。希望读者能够喜欢!

《他很撩很宠》狂摇小尾巴简介

回到高二这一年,宁蓁发誓要做好三件事。

试着接纳继母和继弟。

坚持跳舞。

远离陆执。

前两件她都做得很好,第三件……

某天教室的灯啪地被关掉,黑暗中,她被少年死死摁住手腕,拉进怀中。

“嫌弃老子穷,嗯?”

【日天日地的落魄小狼狗×身娇体软的软萌小可爱】

陆执不喜欢宁蓁去跳舞。

直到后来情深时。

他觉得,会跳舞也不是没好处。

1,甜宠苏,主校园。

2,男主不穷,执哥超有钱。

3,女主好好学习的心不乱,男主想恋爱想到阴魂不散。

4,一个暖宠文,只为博君一笑,求不计较。谢绝扒榜。

《他很撩很宠》狂摇小尾巴 ^第16章 奶糖

肖峰挑了挑眉,笑得很淫|荡:“哟,执哥的走位越来越风|骚了,都快看不懂他这什么操作了。”

陈东树维持着懵逼脸:“什么情况,执哥不要我们了?”

肖峰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别gay里gay气的,你他|妈又不是他女人。”

林子川回过头,有句话他憋在心里大半上午了,还是觉得当讲。

“你们觉得不觉得,其实宁蓁和季菲是一种类型的?”都是那种看起来乖乖巧巧的女孩子。可是陆执对季菲冷淡得过分。

肖峰笑着耸了耸肩。

陈东树比较直白,翻了个白眼:“哪能啊,要是你这话让执哥听到他非打死你不可。季菲哪能比得上执哥的小宝贝啊。”

一个是真纯,一个是装纯。

就川子这种沉迷于“爱情”的人看不透彻。

陈东树挨了林子川一记,林子川眼神冷冷的:“季菲挺好的,别再这样说话。”

陈东树见他较真,顿觉没意思。

转而问肖峰:“要不我们去第四桌坐着。”他们就是超越规则的存在,按成绩选座,呵呵,不存在的。

肖峰拒绝:“不去,小心被打死。”

陆执真生气了很吓人的,陈东树回忆一番,打了个寒颤,低下头玩手机了。

选座位还在继续。

那盒烟直愣愣地摆在那里,陆执一个字都没有说,但所有人都很有默契地避开了那两个座位。

大佬看中的地方抢不得,大佬的同桌也不敢做。

陆执面无表情,靠旁边嚼口香糖。

夏小诗呆了一瞬,突然开了窍,看了眼旁边的成绩单。

果然,宁蓁排在倒数第二。

三中的规矩是,为了公平起见,作弊学科该科分数清零,且有作弊行为不得参与排名。

哪怕宁蓁的分数可以排在班级中游,有了作弊一事在先,宁蓁只有分数,没有排名。

所以……到了宁蓁选座位的时候,只剩下了最后一桌。

她当定了陆执的同桌。

“夏小诗。”魏毅杰念。

“好的好的。”夏小诗忙应了一声,看了一眼宁蓁,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夏小诗心一横,那么漂亮可爱的蓁蓁,她必须保护好!

一咬牙,夏小诗选了第一大组第四排,她死死盯着前排的那盒烟,不敢抬眼看不远处的陆执。

陆执懒洋洋地看了她一眼,眼底没什么情绪,很快就别过了头。

最后两三分钟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陆陆续续坐好了。

魏毅杰瞥了一眼宁蓁,脸有点儿红,声音也不自觉低下来:“宁蓁。”

教室里闹哄哄的,所有人都在适应新环境新同桌。

教室里只剩下了两个位子,同一桌。

只分左右的问题。

宁蓁抱着自己的书走过去,坐在了第三排最里面。

她有点丧气,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陆执使坏。

魏毅杰念出最后一个名字:“陆执。”

陆执轻轻勾了勾唇,在最后一个空位坐下。他伸手把桌子上的烟塞课桌里面,没有看宁蓁。

“好了,还剩一分多钟,没搬完书的同学快点搬!”

又是一阵课桌板凳响动的声音。

宁蓁把书包放进课桌里,笔盒放在课桌上。想了想,她把原本放在左上角的书移到了右上角。

刚好是她和陆执课桌的分界线,她没有越过去一丁点。

压迫感总算少了好多。

陆执没有看自己,宁蓁又悄悄叠了好几本书上去,嗯,累高点。

旁边的陆执努力克制,才能让唇角不要上扬。

真可爱。

这节是语文课。语文老师讲新课《陈情表》。

她在黑板上书写下漂亮的楷书:“这节课我们讲《陈情表》,之前我让你们去预习,这是一篇重点背诵课文。”

语文老师走下讲台:“现在给大家十分钟时间再看一看,小声读一下,疏通翻译一遍。待会儿我抽同学起来朗读,再把朗读的句子翻译一下。”

宁蓁翻开课本,她周末看过一遍,书上的生僻字都加上了注音,上辈子学过的东西,对她来说挺简单的。

当年的高考作文题目她都记得。

只是不知道蝴蝶效应会不会引发题的变动。

她看得很认真,声音轻轻细细的:“臣密言: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

她声音已经恢复了,陆执静静听她念。

他词穷,是某种意义上的文盲,加上这是篇文言文,陆执根本听不懂她念的什么。他就觉得好听,比唱歌都好听。

陆执等她读完一遍,伸手把她那一大堆书移到自己的最右上角。

宁蓁抬起眼睛看他,皱眉道:“陆执,你做什么?”

“宁蓁。”他看向她,“这个位置,是你自己选择坐过来的哦。”

“……”就剩两个座位,她又不能去坐讲台。

“所以,你的同桌没有书,你是不是该友善点?”

“你有书。”

“嗯,但是我没有搬过来。”

“你为什么不搬过来?”

他笑了:“我忘了。拜托你行不行,分享半边书这么困难?雷锋精神懂不懂?”

她小脸白皙,乌溜溜的眼睛透着气恼,齐刘海怎么看都觉得乖。

宁蓁憋着气,分了半边书给他。

两人靠近了一点。

盛夏的六月,风扇在他们头上嘎吱作响,她发丝轻轻地飘。宁蓁拿着水性笔,时不时在书上做批注。

她的字写得不算顶好看,但胜在写得认真和秀气。

陆执突然想起上周升旗仪式时,林子川笑着说,人家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不在一个世界,所以她不喜欢他?觉得他坏?害怕他?

“宁蓁,这篇课文大致写了些什么?”

宁蓁惊讶地看他,他皱眉看着课本,黑眸深深,还挺认真严肃的。

“嗯,这个文是李密为了辞官写的,大致是讲他幼年孤苦,父亲去世母亲改嫁以后,他孤单地长大。后来蜀汉被灭,李密成了俘虏,他有做官的机会,但是一来他的祖母年纪大了,需要人奉养。二来他惦念着故国,不愿在新的国家做官,你明白了吗?”

“幼年孤苦?”陆执冷冷笑一声。

宁蓁握笔的手顿住。

陆执他……

她突然想起上辈子的一些事,虽然对陆执的家庭不是很了解,只知道零星半点的东西,但是她知道他小时候过得不好。

或者说,他心里一直很难过。

她突然有些后悔给他讲这个,要是她不说,他可能连课本上有这篇文都不知道。

宁蓁悄悄看一眼他,陆执垂着眼睛,唇边没有一点儿笑意。

她突然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宁蓁把书包摸出来,拉开拉链。

“陆执。”她小声喊他。

陆执偏过头,“嗯?”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呀,给你吃糖。”她摊开掌心,里面有两颗奶糖。

教室中书声琅琅,她眼里有几分忐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白嫩|嫩的小手,在课桌下,给他递糖。

他从她手中拿了一颗,还没吃,被甜到心都化了。

“宁蓁,你怎么这么……”这么招人疼啊……

“什么?”宁蓁没听清。

他低笑一声:“我说,语文老师看过来了。”

“……!”宁蓁慌张看向书,不敢抬头去看语文老师的眼神。完了,老师看见什么了?

陆执笑得肩膀微微颤|抖。

“好了,十分钟时间到了,现在我抽同学起来朗读和翻译。”

风吹着书本响动。陆执突然小声喊,“小可爱。”

“啊?”

一颗奶糖被塞她嘴里,奶香蔓延开,甜味随之而来。陆执含笑看她:“乖,你才适合吃这个。”

可是!她用舌尖压着糖。

啊啊啊啊啊陆执这个坏蛋,这是上课啊!

夏小诗瞪圆了眼睛,卧槽她她她看见了什么……陆执喂蓁蓁吃糖……

~

三中放学以后,林子川走向第一排,谢雨在收拾书包。

他从讲台上抽了根粉笔玩。

点了点谢雨的课桌。

谢雨抬起头看他,桌子上星星点点是粉笔印记。

“谢雨同学。”林子川笑得温和,“可能要麻烦你和我们出去喝杯茶了。”

谢雨脸色刷得一下惨白。

她努力镇定下来:“你们要做什么,我又没有得罪你们。”

林子川掐断粉笔:“和阿执解释吧。”他轻声补充道,“暴力合作还是你自行配合,自己掂量着点。我们在校门口见哦。”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