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典言情 > 正文

家养小首辅

评分:10

立即下载

  • 应用时间:2017-12-05 11:50:01
  • 应用类型:古典言情
  • 应用版本:1.8
  • 应用大小:12
  • 小说标签:

相关资讯

小说介绍

家养小首辅是一部构思严谨剧情环环相扣的小说,作者是假面的盛宴,主角是薛庭儴,让人情不自禁的沉迷其中。要想看最新的章节,关注shu4小说网,及时更新,为您提供更多更精彩的小说让您第一时间阅读最新章节。

《家养小首辅》简介

一代大奸臣薛庭儴(rang)重回到自己少年之时,薛家还是穷得家徒四壁,家里为了一个读书名额打得头破血流,她还是自己的童养媳,这一世他决定要换个活法。

首要任务就是对她好,对她好,各种对她好,然后多生几个小崽子。

招儿是薛家的童养媳,她知道自己将会在小男人到了岁数与他成亲并圆房,可是小男人一直不喜欢她,嫌弃她,厌恶她。

一夕之间,小男人突然大变样,不但对她好,还总是背着人对她这样那样,这这这……

※奸臣首辅的养妻之路 ←.←谁养谁啊?脸大!

《家养小首辅》假面的盛宴 ^第18章

==第十八章==

“陈叔可是与清远学馆的馆主相识?”见陈老板如此义愤填膺,薛庭儴好奇问道。

陈老板抚了抚胡子:“说来也惭愧,我少时与他是同窗,只是我学业不精,只考了个童生,而他却是一举中了秀才,还是廪生。可惜时运不济,一直未能考中举人,蹉跎多年,他也无心举业,才会回乡子承父业教书育人。”

“不会一直时运不济的。”薛庭儴道。

若是他没记错的话,那清远学馆的林馆主在三年后终于考中的举人,当时整个乡里都轰动了,清河学馆的馆主高有志更是气得差点没吐血。彼时他正打算离开清河学馆,前去沈家的族学求学,凑巧听闻到了一些。

陈老板还以为这少年只是安慰他,笑了笑:“承你吉言。”

薛庭儴也并未含糊,拱手作揖道:“谢陈叔的提点,只是家中还有琐事未处理。待一切都妥当,小子便去那清远学馆求学。”

“你倒是干脆,就不怕受了连累,有碍功名?”陈老板好奇问道。

“小子还未入学,谈何功名?再说了,朝廷历来重视选纳人才,若真是有才之辈,想必那胡县令也不敢过多阻拦。”

“看不出你小子倒是志气高。好,既然你敢去,是时我定帮你引荐一二,我那位同窗虽为人刻板木讷,不善言辞,学问却是一等一的好。不敢说教个举人进士,一个秀才却是没问题。”

“那就先谢过陈叔了。”

*

连着几日,薛庭儴和招儿都是早出晚归。

薛家倒是有人问过了两次,听招儿说带薛庭儴出去透透气,也免得憋坏了。大房的人是目露鄙夷,薛老爷子是不禁摇头。之后的便没有人再多问了,大抵心里都清楚薛庭儴是输定了。可能二房这俩孩子心理也有数,才会破罐子破摔不去看书反倒四处跑着玩。

要知道即使资质如薛俊才,也是在家中连看了多日的书,以做准备。

转眼间,便到了五日之期。

这一日,与平常的日子并没有什么不同。

农家的清晨素来忙碌,过了一夜,家里的牲畜都得侍候,还要折腾一大家子人吃饭。等吃罢早饭,男人们都要下地,女人们则在家里做家务活。

若说有些区别的,就是早饭时薛俊才碗里比旁人多了两个荷包蛋。

因着前段时间薛老爷子的敲打,这些日子赵氏再不敢明火执仗给大房的人开小灶,今儿也是见日子不一般,才会没忍住。

本来薛庭儴是没有的,还是杨氏见公公脸色不好,才主动去管赵氏要了两个鸡蛋,给他添进碗里。

薛庭儴要分招儿一个,招儿不要,可惜拗不过他。

两个人为了一个蛋,在下面你一句的我一句小声说话,上面的薛老爷子面色格外沉重。

不过乡下人的日子就是这样,再怎么心情沉重,生计不能落下。尤其正赶着春耕之时,薛老爷子还是带着两个儿子去地里干了会儿活儿,直到日上三竿才回来。

关于薛家的两个孩子要比试的事,早在余庆村里传遍了。

说怪话的不是没有,可大多数人还是能理解薛老爷子的做法。乡下人挣几个钱不容易,谁家钱也不是大河里飘来的,若是有办法,谁也不会这样。

知道今儿就是正日子,都让家里的孩子在村里看着。瞅着有生人往郑里正家去了,这些毛孩子便撒丫子往地里跑,离得老远喊一句‘里正家来人了’。大人们地都不种了,扛起锄头就往回赶。

不多时,郑里正家的那个大院子里就站满了人,还有更多村民正不停地往此处涌来。

院子里一片拥嚷,大家一面说着闲话,一面议论着今天这事。

屋里,郑里正正陪着一个身着身穿文士衫,头戴平定巾的中年人说话。

此人生得瘦长脸,面色有些青白,眼眶下面微微浮肿。看样貌不咋样,可身份似乎非同一般,竟坐着主位。

而郑里正只能陪坐在一旁。

其顾盼之间颇有一番不同常人的气质,此人正是在附近十里八村都有头有脸的乔秀才。

早在之前,郑里正就想过了。薛家那边是薛青山出面请人,若不出他的预料,请的应该是其岳父杨忠,杨忠不过是个童生,那他就请个秀才来。

一来显得他大公无私,二来也正是彰显自己威望的好时候。

“乔相公,您喝茶,我这便命人去催催。”

乔秀才不在意地挥挥手:“不用着急。”

正说着,外面响起一阵吵嚷声,却是薛族长带着人来了。

不过却不是薛族长打头,而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者。这老者身量中等,与乔秀才打扮相同,也是一身文士衫,头戴平定巾,显然就算不是秀才也是个童生。

果然,乔秀才见到这名老者,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作揖行礼。

“未曾想到竟是何前辈,晚生这厢有礼了。”

“不用多礼,快坐。”

这何秀才正是薛族长请来主持这次比试的人。

郑里正料得没错,起初薛青山确实打算请自己的岳父,可惜这事在薛族长那里却被斥回了。

薛族长也是才知道薛青山竟然这么蠢,都说举贤不避亲,可也不是这种做法,这不明摆着让人挑刺。既然觉得稳超胜券,何必让人钻漏子,于是这事便被他包揽了下来。

他心中有数姓郑的不会放过彰显的机会,若是出面请人必定是秀才。他本来也打算请这乔秀才的,哪知去晚了一步,只能又拖了关系请了何秀才来。

两位秀才公一番互相礼让后,在主位上坐下。

郑里正和薛族长陪坐在侧。

“让里正老哥费心了。”

“不费心不费心,我即是这里正,村里有事哪能不出面。”

一番你来我往,看似和颜悦色,言语中却隐藏着机锋。这期间,又从外面走进几位老者,却是余庆村的几个乡老,薛老爷子、薛青山等人也都来了。

另还有一个不速之客,便是薛青山的岳父杨忠。

杨忠五十多岁,生得体态圆胖,这般模样不像个读书人,倒像是个脑满肥肠的地主。他一进来就凑到了乔秀才和何秀才身边,可惜这两位秀才公却不太愿意搭理他,陪着说了几句话,才讪讪地去一旁坐下。

薛青山陪坐在末端。

这翁婿俩也算是风光,能坐在这里的无不是村里德高望重之人,可就因这童生的身份竟也能坐在堂中,要知道连薛老爷子都没有座,只能站在一旁。

“不知正主可是来了?”见人差不多都来齐了,何秀才方问道。

薛族长看向薛老爷子,一旁的薛青槐忙道:“来了来了。”

正说着,围堵在门前的村民们让出一条道,从人群中走出两名少年。

这两名少年都是一身短褐,一看就知是寒门出身。

为首的一个长相斯文俊秀,身材修长,虽是衣衫简陋,但颇有一番风度翩翩之态。后面那个矮了前面这个半头,身子骨似乎有些弱,人似乎也有些内向,眼帘一直半垂着,似有些惧怕生人。

可当两人来到堂中,接受众人审视时,就分出了些许端倪。

年长的这个站相倒是不差,就是总有意无意拽衣袖,似乎衣裳有些不合身。而年幼的这个却一直不卑不亢地站着,那半垂的眼帘不但不让人心生轻视,反倒感觉是晚辈对长辈应有的恭敬。

因此也就显得年长的这个直视着众人的眼,有些太过唐突了。有自信是好的,可晚辈面对长辈时,谦虚和恭敬的态度是不可缺少的。

这一切只发生在瞬间,坐在主位上的乔秀才和何秀才,便对这两个后生晚辈有了最初的判断。

“学生薛俊才,学生薛庭儴,见过诸位长辈。”

何秀才点了点头,乔秀才点头的同时,好奇问了一句:“庭儴?此名可有寓意?”

薛庭儴一愣,方作揖道:“儴,有因循沿袭之意。学生的高祖父也是一名生员,平生最大的遗憾便是未能考中举人。我薛家虽是出身贫寒,但世代不忘祖宗遗愿,在安身立命的同时,一直致力让族中子弟读书识字,能通晓做人的道理。

“须知,多读书,心中方有丘壑,腹有诗书气自华。晚辈秉承先辈遗愿,虽年幼学问也不精,但心怀大志向,望有朝一日能延续先祖走过的路,并一直继续走下去。”

这一番话,轻重拿捏极好,说得太文绉绉,抑或是说些什么读书做官报效朝廷,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都有刻意卖弄之嫌,未免有些惹人发笑。毕竟都还是毛头小子,连个童生都不是。

而薛庭儴这番话,恰恰附和了他的年纪见识,甚至因有先祖遗愿在,又多了几分至孝的意味。

乔秀才听完,一抚胡须道:“好!好一个心怀大志向!”

这一声赞,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薛庭儴身上。

大多数人是听不懂其中的意思的,只道乔秀才是在夸张这薛家二房的狗子,能听懂却是心思各异。

震惊复杂如薛族长,看着薛庭儴的眼神隐隐含着激动和赞赏。他是族长,无时不刻不以光耀宗族为大任,薛庭儴此番话不光人前表赞了祖宗先辈,更是不经意间就显示了一番薛氏一族的不同寻常,让其脸上格外荣光,不自觉便挺直了腰杆。

有的却是暗骂此子狡猾,竟然借着场合哗众取宠。

还秉持先辈遗愿,谁让他秉持的,不过是自吹自擂罢了!怎么早先看不出此子如此巧言令色。

“你家中长辈为你取下此名,倒是对你寄予厚望。”

乔秀才这话一出,又是一阵尴尬,不过尴尬的却是薛家人。

就在薛族长等人都怕薛庭儴不懂事道出缘由,他却又是一礼,道:“晚辈定会悉心苦学,定不负家人所望。”

薛青山有些坐不住了。

今日本就是为了考校薛俊才和薛庭儴两人,比的便是谁有资格入学。这考校还没开始,乔秀才的言语之间竟有鼓励、赞同对方之意,所谓未战已露败象,说得不外乎如此。

他忍不住插言道:“两位前辈,是否可以开始了?”

乔秀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多言了,可话既说出口,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收回,而薛青山的话明显让他感觉尴尬。他心中淡淡的不悦,也因此他非但不避讳,反倒对薛庭儴赞赏地点点头,这才去端了桌上的茶轻啜。

行举之间,颇有一些视薛青山为无物的意思,让他脸色顿时阴了下来。可他根本不敢有任何质疑,只是陪了一笑,才坐了回去。

乔秀才放下茶盏,拱手对何秀才道:“何前辈,你看这——”

“那就开始吧。”

“您是前辈,还是以您为主。”

乔秀才这是客气话。他不过三十些许,已是秀才,未来说不准是举人进士,而何秀才却已是老迈,中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才会明摆着以何秀才为主,可乔秀才说话,何秀才并没有出言打断,甚至丝毫没有责怪他喧宾夺主。

科举之道就是如此,讲究资历和辈分,但也看重潜力。

一辈子考不中秀才如杨忠这种,到了老也是个老童生。可若是能考中秀才,哪怕一个年过半百,一个还是弱冠少年,也能平起平坐,以同辈相交。

就好比薛青山在乔秀才面前就要自称晚辈,乔秀才给他脸色,他也只能受着。而乔秀才虽过多礼让何秀才,但何秀才言行之间反倒以他为重。

在场的人没几个懂得这些道理,可薛庭儴懂,更是加重了他要考中秀才的心思。

“你二人学业如今到了哪一步?”

“四书已学完,如今正勤读五经中的《诗经》。”薛俊才抢先答道。

何秀才将目光投注于薛庭儴。

他略微沉吟了一下,道:“学了四书,却是只会读,不会解。”

何秀才没有说什么,倒是郑里正状似疑惑道:“若是我没记错,你和俊才小子开蒙就在先后,怎生学业倒是落下如此之多。”

薛庭儴缄默不言,薛青山却是眉心一跳。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