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良婿美夫

评分:9.3

立即下载

  • 应用时间:2017-11-29 15:59:39
  • 应用类型:都市言情
  • 应用版本:1.4
  • 应用大小:10
  • 小说标签:

相关资讯

小说介绍

良婿美夫是尉迟后卿所写一部小说,作品把纪实与虚构结合起来,以一个写实的历史框架来展开人物命运,故事曲折引人,人物形象真实生动,内蕴丰厚。强烈推荐朋友们在这里免费试读良婿美夫的部分章节,喜欢的话请点击收藏!

尉迟后卿小说良婿美夫简介:

斩王,元国二皇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后宅美男无数,枕畔人却无一人真心。千秋各色的美男,齐聚斩王后宅,闹得王府鸡飞狗跳!不得安宁。纵然她手握兵权,战场杀敌无数,血染双手,朝廷上更是叱咤风云,但唯独自家后宅无可奈何。当发现所谓的皇家宠爱只不过是一场骗局,她多年的隐忍彻底爆发!且看楼雅君是如何翻身上位,坐拥美男入怀指点江山!

良婿美夫小说3.第3章 一同出府:

“把你们酒楼所有的特色菜全都上上来。”楼雅君骨节分明的手指若有若无的敲打着木桌,淡淡的口气却令人说不出的狂傲。

小二一愣,他们酒楼的菜肴出了名的精致味道好,价格自然也不便宜,然后今儿这位客人却要所有的菜都来一盘,仔细上下打量着黑袍女子,见她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富贵人家,还有那声贵气也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心里有些迟疑。

“把你们酒楼所有的特色菜全都上上来。”楼雅君骨节分明的手指若有若无的敲打着木桌,淡淡的口气却令人说不出的狂傲。

小二一愣,他们酒楼的菜肴出了名的精致味道好,价格自然也不便宜,然后今儿这位客人却要所有的菜都来一盘,仔细上下打量着黑袍女子,见她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富贵人家,还有那声贵气也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心里有些迟疑。

楼雅君见小二一副审视的眼光的打量着自己,心底不悦,冷冷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敢快去!”

小二见此人气势十足,不敢怠慢,连忙弯腰点头:“好咧好咧,客官稍等片刻。”

小二走远后,楼雅君轻哼:“天下第一鸭也不过如此而已!”她虽然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但是她这声打扮,黑衣蟒袍玉带当今元朝又有几个能穿的?如此不会看眼色的小厮,看来这酒楼幕后人也不怎么样。

墨彤跟着楼雅君身边多年,自然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扇了扇纸扇:“王爷何必和区区一个小厮置气?”

楼雅君靠在椅背上,懒懒道:“铁兰也回家忙了这么多天了,应该也忙完了吧?”

墨彤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轻笑道:“王爷,铁兰派人通知过属下,她说过两天就回来。”

“恩。”楼雅君站在窗前,神色淡然的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当看到人群一抹熟悉的白色身影时,眸光闪了闪。

一直注意着她的楼瑾自然没有错过这点细节,走到她身边朝街上张望了一番,看到白色身影时也愣了一下,他怎么也在这?光滑的额头突然被弹了一下,楼瑾吃痛的捂住额头,对上楼雅君似笑非笑的眼神,嘟着嘴道:“你弹我做什么!”

“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外面有什么好看的?”楼雅君将窗户关上,屋子里瞬间安静了许多。

楼瑾瘪瘪嘴:“我哪有。”这二皇姐好生奇怪,刚开始对自己还冷冰冰的,生疏不已,这会儿借给自己披风不说,还这般和自己嬉闹,怎么变脸比翻书还快?

楼下白衣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楼雅君侧君屏幽,穿着一贯的锦绣白衣,头发用一根通透的白玉簪挽起,眉目如画,秀挺的鼻梁,饱满的朱春,带着两个小厮走进酒楼瞬间吸引不少人的眼光,更有不少女人不怀好意的打量起来,当看到他盘的是已为人夫的发饰时,那些女人摇摇头继续低头吃饭。

屏幽仿若什么也没看见一般,带着小厮迈着小步走上了楼,神情一直都是一副淡淡然的模样,仿若天塌了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将这一幕收进楼上楼雅君的眼中,抿唇似冷笑似嘲讽,屏幽啊屏幽,两年不见没想到你还是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真是一点都没变呢,无趣的男人,将窗帘拉下不在观看。

刚走上楼的屏幽感觉到有人注视着自己,疑惑的转头望去,见四处除了吵闹的吃饭人,再也别的异样,皱了皱眉,难道自己多心了?

侍儿梧儿拉了拉屏幽:“公子你在找什么?”

屏幽摇摇头:“没什么,走吧。”

上了楼道没走两步,就碰到了身着一身便服的太女,脸色微微尴尬,颔首:“臣侍见过殿下。”心里有些别扭,他许久不出门,今儿出来也是听闻下人都说这酒楼如何如何好吃,便忍不住的带梧桐二人来看看,谁知竟然会碰到太女!

若说楼雅君俊美,那么太女则是儒雅,见到屏幽时脸色没有任何的异样,浅笑的点点头:“幽儿不必多礼,本宫今儿出宫逛逛没有想到会碰到你,既然遇着了,那就一起用午膳吧,本宫已经订好了位置。”

屏幽欠身,轻声道:“臣侍谢殿下好意,不过幽喜欢一个人。”

被直接拒绝,太女没有生气,反而笑道:“瞧你,嫁了人就把本宫当成外人,咱们以前一起上课用膳也没见你说喜欢一个人?”

屏幽脸红了红;“殿下何必为难臣侍。”心里有些焦急,若是被有心人看到自己和太女在一起,不知道又会传成什么样子了。

太女有心留他,自然是不肯轻易放他走:“你应该还没有订位置吧?”

“恩。”屏幽垂着头轻声应道。

“这家酒楼生意很好,现在正是用膳的时候,你没有订位置,恐怕已经没有包间了,你身为我朝王爷的侧君难不成还要像那些俗子一样坐在大厅里?”太女站在他的身旁,见他身形越发消瘦,眼神暗了暗。

屏幽看了看楼下满口粗话的女人,有些嫌弃,知道自己今天不去,太女是不会放过自己了,无奈的点点头。

若是屏幽知道他这一点头能引起楼雅君压抑了多年怒火的话,恐怕他怎么也不会和太女去吃这一顿饭吧。

自知道屏幽也来了,楼雅君一时间没了心情,即使她对屏幽没有多少感情,可屏幽已经嫁给她五年了,名义上已是她的侧君,已为人夫的他又岂能随意在外抛头露面?

刚刚的小二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动作细微的将菜肴摆上桌,弯腰说了声“客官慢用”便带着小厮们出去了。

墨彤不知道屏幽也来了,自然不知道楼雅君是为何不高兴,戏谑道:“王爷不是吵着要来这酒楼吗?怎么来了反而不高兴了?”

楼雅君嘴角微勾,在楼瑾身旁顺势坐下:“本王哪里有不高兴了?吃吧,尝尝这鸭子有什么与众不同的。”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