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典言情 > 正文

倾城神医惑帝心

评分:10

立即下载

相关资讯

小说介绍

今天小编为大家推荐一本很好看的小说,是由雪雪写的倾城神医惑帝心,是一部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小说,在shu4小说网您可以阅读最新章节,喜欢的朋友请多多关注书市小说网!

雪雪小说倾城神医惑帝心简介:

一场车祸,让她成为一缕青魂,却传奇的附在一个官宦小姐的身上。“既来之,则安之”方紫君正安慰着自己。就得到一个让她张目结舌的消息—一月后,进宫选秀?凭她这个医药学归国博士的头衔,想必宫中混三年应该不会太艰辛吧!只可惜造化弄人,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女人,治不好本王的病,你休想离开!”男子阴邪的目光,趁着苍白的面容,不寒而栗!“女人,你今生只能做本王的女人!”男子浅笑,带着狡黠的目光,得意非常。“女人,即使你已去黄泉,本王也要找你回来!”几分霸气,带着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悔恨,却已是无回天乏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几经纠葛,物是人非。一朝洗去铅华,已是站在朝堂之上,谋略天下!宫墙之上,耳间依稀是昨日的盈盈笑意,几番桃花飘落,眼前却是恍若来世。

倾城神医惑帝心小说第九章 救人:

“剪刀!酒!”雪颜看着一旁宛若石柱的血影,吩咐着她要的东西。血影转身出了房门,顷刻便一一奉上。雪颜顾不上对他闪电般的步伐称奇,快速剪开棉布。雪颜检查着伤口,已经结痂,从红肿的程度来看,似乎是发炎了。不过情况在她的预料之内。雪颜用干净的棉布蘸着酒,给伤口仔细的消毒。这时座上的男子露出一丝痛苦,雪颜看了他一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伤口有些发炎了,忍一下一会就好!”雪颜亲切的口吻,到让男子一惊,她竟然没有丝毫的惧怕。随之而来是他内心的一种温暖。

“我的药没带!”雪颜脸上带着几许怒气,扔掉了手上用过的棉布。

“血影速去取来!”男子命令刚落,血影便消失了。

雪颜坐在榻上喝茶,余光打量着身边的男人。看他的身着衣饰尽显奢华,应该不像是叛逆之人,那难道是朝廷的人?可是朝廷的人为何会出现在金华寺?还受了伤?雪颜看着这个神秘冷酷的男人,轻轻的叹了口气。熟不知雪颜的所有情绪,都被他看在眼里。

“洛小姐的医术师承何处?”男子突然开口问道。

“无师自通!”雪颜给了他一记白眼回道。男子冷笑,手中茶杯尽碎。倒是让雪颜一惊。看他病怏怏的样子,难道也是所谓的武林高手?

“无师如何自通?”男子追问下去。

“难道公子没听过神授?”雪颜可没打算告诉她是灵魂附体,就是告诉他,他也不会信。

“神授?”男子冷笑,但是他可不信这种荒诞之言。

“公子既然知道我姓洛,自然知道我前段日子落水之事!”雪颜清楚,眼前之人定是把她祖宗三代都已经查的通透了。所以落水之事,他定是晓得。

“这和洛小姐会医术有何关联?”男子重新换了一个茶杯倒满茶,冷峻的目光打量着雪颜。

“我本是将死之人,后得一个白须老人所救。除去了我往生的记忆,传下了这奇异的医术!”雪颜决定编个神话故事应付过去。

“哦?”男子对她失忆之事倒是清楚,难道真是神授?男子冷笑不再言语,无论是何原因,他总会查的水落石出。

此时血影的归来,倒是打破此刻一丝沉寂。雪颜拿过药瓶,果然是她才配好的药膏。这人果然是个做间谍的好苗子。雪颜取出一些涂在男子的伤处,然后用棉布包扎好!

“三天后还要在换一次药,这几天不要沾水就好!”雪颜收拾起自己的药膏,用清水净手。

“血影,送洛小姐回去!”男子吩咐道,血影领命送洛雪颜出门。雪颜看了一眼榻上的男子,那苍白的面色映在昏暗的烛光下,却带着几许孤独。

雪颜回到闺房已是深夜,雪颜突然意识到那人行踪竟是如此神秘,治好了他的伤后,自己会不会被灭口?雪颜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不禁后悔那晚自己的好奇心。她现在逃都逃不了,他既然知道自己姓洛,自然是知道她的家人,更是知晓洛泽坤。而对他,她却是一无所知。她不能连累更多的人。雪颜叹气,用被子***住自己,不敢在往下想。顺其自然吧!反正她本来也是捡来的一条命。

雪颜待在洛府中闲来无事,便在洛府花园的池塘边望着金鱼发呆。这些时日,她每天都是这么打发着漫长的时间。她现在越来越觉得这古代女人真命苦,不能抛头露面,更不能出去工作。这么闲着,难怪都只会勾心斗角了。

“小姐,夫人让您去佛堂呢!”可儿站在回廊下,看着百无聊赖的雪颜轻笑。

雪颜起身,理了几下褶皱衣裙,便向佛堂的方向而去。不知道洛夫人找她何事。

雪颜狐疑的进入了佛堂,便看见洛夫人正在观音像前念经。屋内满是檀香的香气。简单的家具摆饰,完全没有女主人的派头。想这洛夫人还真是的清修无欲虔诚礼佛之人。

“娘,您找雪儿前来有什么事?”雪颜笑吟吟的跪在洛夫人旁边。洛夫人看见雪颜,自是高兴。

“雪儿,你入宫的日子快近了,是该置办些新衣和首饰了!”洛夫人搂着雪颜,一脸疼爱之色。

“一切听娘安排就是!”雪颜亲昵的落座在洛夫人身前。

“那今天让管家陪你出去逛逛,你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吧!娘是修行之人,不易抛头露面!”洛夫人有些自责的说道。

“娘,不用管家陪了,有可儿就好了!雪儿就要入宫了,您能让我自己逛逛吗?”雪颜撒娇的请求着洛夫人。一大推人跟着,她还有什么乐趣?

“这……”洛夫人迟疑着,这的确不合理法,可是想到自己宝贝女儿就要束缚到深宫之中,又有些于心不忍。

“好吧,不过要早点回来!可儿好好照顾小姐!”洛夫人勉强答应了,不忘又嘱咐了几句。

“夫人,可儿遵命!”可儿赶快俯身应着。

“娘,谢谢您!”雪颜搂住洛夫人,在她脸上亲了下去。洛夫人不禁一惊,这孩子这又是怎么了?不过内心却是很温暖。雪颜自从落水失忆之后,变化特别的大。有时特别的婉淑乖巧,有时又是特别的活泼顽皮。而且似乎又特别的孝顺懂事。

“娘,那女儿告辞了!”雪颜俯身行礼后,欢喜的出了佛堂。徒留一脸惆怅的洛夫人。

回到闺房,雪颜换了件紫色水月纱裙,带上她的银针和之前画好的图纸?**愠隽寺甯?C磐庖丫?薪巫诱?诘群睢

“可儿,先去仁和堂!”雪颜坐在轿子里吩咐道。可儿应着,一行人向集市而去。雪颜惦记着那妇人的伤势,决定先去仁和堂。当然她也有些私事要询问杜月清。在这异世,他也算是她的同行,自然感觉亲切许多。

轿子停在仁和堂,可儿扶雪颜下轿。上次接待她的小厮,一下子就认出了她。赶快应了出来。

“小姐来了!快里面请!”小厮赶快请雪颜入座。

“杜大夫可在?”雪颜问道。

“东家今早奉旨进宫诊病了,应该就快回了。小姐稍坐!”小厮给雪颜奉上茶点,便去忙了。

雪颜喝过一盏茶,便看见那对夫妇走了进来。二人看见座上的雪颜,自是一番叩拜道谢。

“你这几日还好吧!”雪颜扶起二人,询问妇人的情况。

“就是这伤口还有些疼!”妇人指着伤处说道。

“小哥,借你家的诊室一用!”雪颜对小厮说道。

“东家走的时候交代过,若小姐来了,请小姐随意。”

“替我谢谢你家东家!”雪颜说完便让妇人进入暖阁查看她的伤口。暖阁的桌上摆着一壶酒,剪刀和干净的棉布。雪颜暗笑,这杜月清倒是个有心之人。

雪颜剪开棉布,仔细的查看妇人颈部的伤口。也是有发炎的迹象。还好不严重。雪颜消毒之后,上了些她的药膏,包扎起来。

“这几日还是不可沾水,四日后再来换一次要就好了!”雪颜嘱咐了妇人几句。顺手开了一剂方药,让她回去服用。此时杜月清仍是一袭白衫,正立在门外看着雪颜。

“洛姑娘来了多久?”杜月清放下药箱,轻声问道。

“刚到一会!”雪颜莞尔一笑。

“那请姑娘上楼喝茶吧!”

“那就叨扰了!”雪颜欣然接受了他的邀请,与杜月清上了楼。

雪颜来到楼上,一股清新的药味弥漫开来。楼上大厅中,两三张桌子上摆着各色中药。一副雪见梅花的屏风后,是一张坐榻,全是上好的紫檀木。旁边的书架上全是书,镂空的格子上放着几只青花瓷。书架前是一张朱漆红木书桌。上面笔墨纸砚,一色俱全。雪颜意识到,这似乎是杜月清的书房。

“洛姑娘随意,再下去去就来!”杜月清说完便下楼了。

雪颜看着桌上的各色药品,倒是一点都不陌生。雪颜踱步到书桌前,上面全是一些药方。雪颜细细的看着,有些却是自己也不熟悉的。不亏是京城第一名医,果然不是浪得虚名。雪颜露出赞许的笑容,这时杜月清正好端着茶进来,遇上佳人这许倾城一笑。到让他失神的立在原地。

“杜公子!”雪颜看着失态的杜月清,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饰,似乎并没有不妥之处。

“洛姑娘见笑,再下失态了,姑娘请用茶!”杜月清缓过神,白皙的脸上泛着红光。

雪颜和可儿都看出来端倪,暗自偷笑。想不到这古人竟是这么的容易害羞。

“今日前来,雪颜有些事要请教杜公子!”

“请教不敢当,洛姑娘请说。”

“我想知道,在哪里可以定制到这样的物件!”雪颜拿出她画的图,递给杜月清。

杜月清看着画样,倒是有些迷茫。

“姑娘这是做什么用的?”杜月清不解的问道。

“手术!”

“哦,就是姑娘前几日用的那种独特医术?”杜月清想起了雪颜在那妇人颈上奇特的行为。

“也算是吧!”雪颜笑答。

“即是用在病人身上,那定要是好铁来打造。”杜月清似乎已经有了主意。

“杜公子可否说的详细些!”

“要用上好的玄铁打造,这样才会锋利。姑娘不妨把这事交给再下如何?”雪颜没想到他竟然热心她的事。

“那就麻烦杜公子了!”雪颜正好不知道去哪定制这东西,有人代劳她自是欢喜。

“小姐,时候不早了!”可儿想着夫人交代,有些心急。

“杜公子,雪颜告辞了!”雪颜也知道今日耽误好些时候,起身告辞。

“再下送姑娘!”杜月清起身,随雪颜下楼。

直至雪颜上轿离开,杜月清仍是一站在门外,看着佳人的轿子消失在人流中。而佳人的一颦一笑,却都深深的印在脑海。如此奇特的女子,很难不为其心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