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阅读下载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典言情 > 正文

夜承罪妃

评分:9.4

立即下载

  • 应用时间:2017-11-29 16:16:55
  • 应用类型:古典言情
  • 应用版本:1.8
  • 应用大小:9
  • 小说标签:

相关资讯

小说介绍

夜承罪妃是凤仔的最新小说,这是一部故事情节幽默搞笑,但剧情紧凑,有血有肉的小说,shu4小说网小编为大家找了该小说的最新章节内容,各位读者在这里可以免费阅读!

凤仔小说夜承罪妃简介:

她,一句真言定终生,岁月无情但爱却不变。因为爱,所以相湦相随在他的身边。他,满腹仇恨弃誓言,将她伤得遍体鳞伤。她的情被他利用,她的心被他狠狠的踩碎在脚下,因为所谓的赎罪她的家破人亡。当肚子里面的孩子离她而去的时候她对他说:“顺便给我一杯毒酒吧,情已断恩已绝,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羁绊了,你不是要我求你吗?那么现在我求你给我一杯足以毒死我的毒酒”她放弃尊严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当恨只是一个错误,爱已成往事,该怎么挽回……推荐偶的新文《光与影的暧昧》以开坑。

夜承罪妃小说第九章疗伤,模糊的温柔:

雪痕将她护在身后,眼里带着敌意的看着沈昱寒。

沈昱寒看着他们的互动,心里不爽,她在别的男人的怀里面的笑让他觉得刺眼。他说过让她笑不出来。还有那男人眼里的敌意,他和她是什么关系?

下面的人傻眼了,这又是唱的哪一出。今天的惊喜真是一出有一出。

雪痕的出现也是让人的眼为之一亮。他和沈昱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怜香惜玉温和如玉而另一个却冷漠邪魅,不过都是美男。

就在雪痕要出手之时冷柔阻止了他,她对雪痕摇摇头,雪痕不明白但还是选择收了手,抱着冷柔飞下去,莺儿松了一口气也悄悄地退出了人群中。沈昱寒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露出嗜血的笑容。看来一眼上面的人不说什么就飞身下去,骑上他的坐骑,然后离开。

雪痕抱着冷柔到了一个少人的地方,找了件衣服给冷柔换上。雪痕本来要给冷柔疗伤的,但是被她拒绝了。之后冷柔叫他离开,雪痕是她在外面的助手,她不想在外人面前和他有过多的接触,是为了避免过多的麻烦。也不想因为自己给雪痕带来不便。她现在担心的是沈昱寒会不会找雪痕的麻烦。

高空玄月,夜凉如水。莺儿和冷柔悄悄的进了王府,回到了她们住的庭院。莺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冷柔也回到了她的卧房。

她将火烛点亮,转身。身子定住了,眼睛看着坐在床上的人。“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沈昱寒很想笑,在他的地盘竟然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走过去靠近她的身体,捏住她的下巴“你说,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冷柔顿时明白过来,他是因为那事来的,他一定是生气了,肯定是了,因为此时他的眼神就像是嗜血的恶魔一样。她的心也不由的一颤,他会怎么惩罚她?

“看来你还是不自知啊,怎么,上次被打了还没有忘记吗?还是说你觉得不够过瘾?”看着这张小脸,沈昱寒恨不得将她撕毁,每每看见她在笑的时候他心里面对她的恨意就会增加一分。

“妾身愚笨,请王爷明示”

“我说的话你是不是当做耳边风了,我说过不准你踏出这个王府一步,怎么,你忘了么?”

“妾身不敢忘,也没有忘记,明天妾身自会去领罚,但是今晚……太晚了,我想办事的人也休息了,王爷也不想被人说是不仁吧。不过如果王爷一定要这样做的话妾身也不会有任何怨言的,一切任凭王爷安排”

沈昱寒放手一推,将冷柔推出了几步之远,冷说说道:“好一个任凭惩罚,哼!”沈昱寒负手而立,面容消融在摇曳不定的烛光中。“过来”

“……”冷柔在痛苦的皱着眉,一手按着胸口处,嘴上甜甜的味道,他的那一掌还真是重啊。

竟然忽视他说道话,他转过身抓过她的身体怒吼道:“冷柔,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连我的话也不听了,看来不教训你一下你是不会记住的”。

涌到了喉咙的血已经阻止不了了,“沈昱寒,你好狠”话说完,冷柔就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也陷入了昏迷,倒在了沈昱寒的怀里面。已经到了极限了,沈昱寒当真的对她只有报复。沈昱寒,你好狠

看着怀里面的人儿,小脸苍白,睫毛服服帖帖的覆盖了眼睛,微弱的鼻息。最显眼的是她嘴唇上的血渍,还有一股血腥的味道。

他将她的衣襟拉开,看见了在她的胸口的地方,一股巴掌型的於痕,清清楚楚印在上面。他的心为之一痛,也顾不上什么惩罚了,抱着她走向后山她练功的地方。在路上看见了向她房间走来的莺儿,沈昱寒看也不看她一语不发的和她擦肩而过,莺儿半开的嘴看着他消失的方向。

“小姐……”最后才发出小小的声音,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她应该要跟着他的,她拍拍自己的脑门。

沈昱寒抱着冷柔来到了一个温泉旁边,抱着她纵身一跃,跳进了温泉里面。抱着冷柔固定她,一只手在她的背上输着真气。

昏迷中的冷柔隐约的感觉到在自己的身体有暖流流过,还有一股让她安心的气流流经心里面。是雪痕吗?一定是雪痕,只有雪痕才会给她那么温暖的感觉,雪痕那温热的手掌,好像就在她的背后紧紧的贴着,源源不断的暖意从那里传过来。她舒适的笑了,安心的笑了。

冷柔的身子动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呻吟。沈昱寒收起自己的掌,将她抱在怀里面让她靠着他。隔着衣服贴在一起的身体,沈昱寒感觉到冷柔身上的温度。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在温泉的热气熏蒸下脸上泛着潮红,好像缠绵过后的暧昧。红粉欲滴飞娇唇,让人忍不住一亲芳泽。

沈昱寒将她的身体转过来,用她的脚缠在他的腰上然后坐下来,一手托着她的腰一手稳住她的头,吻了上去。

浅尝截止了几下,慢慢地加重几分力道,画着她的唇形。冷柔觉得自己的唇上面有什么在蠕动,那感觉痒痒的,她移动了一下头,但是很快又感觉到了,她皱了一下眉,呻吟了一声。

沈昱寒趁机闯进去,挑弄她的舌。尽管是在昏迷中,但是冷柔还是有一点意识的,这样熟悉的感觉。雪痕在吻她?是吗?可能吗?还是说只那个人?

渐渐的恢复了一点意识,冷柔迷迷糊糊的看见了一双眼睛在自己的眼前,很温柔。真的是雪痕,只有他才会有那么温柔的眼神。她错开他的吻,“不要这样……雪痕”。

听到雪痕这两个字,沈昱寒一怔,眼里面的柔情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冷光寒眸。手上不自觉的用了力。

感觉到脖颈后面传来疼痛的感觉,痛呼了一声,沈昱寒回过神来也松开了手,但是没有将手移开。疼痛倒是让冷柔顿时清醒了,她看清了眼前的人,沈昱寒,一双暴怒的眼神看着她。原来刚才只是错觉,雪痕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呢?也不可能这样吻她,她是迷糊了才会想到这样的事。

这里是……

她看着身边陌生的环境,一个温泉,在一个房间里面。沈昱寒竟然有这样的地方。她对他的了解真是太少了。

她看着沈昱寒,只是不敢直视。

他抱着她,自己是脚缠着他的腰坐在他的身上,他们这样……还真的暧昧,她只能这么想了,她在看看自己的身上时,顿时赧然羞涩,她竟然是赤Luo的。羞涩无处躲,将脸别过一边,胡乱的看着房间里面的摆设。

她一皱眉,一瞪眼,她的赧然羞涩。都被沈昱寒看在了眼里面,觉而且也很享受这样的表情展览。但是刚才她口中的那个名字确实让他心里不爽,在自己正‘忘情’的吻着她的时候竟然听到的是她叫别的男人的名字。

“我是谁?嗯~”

额~为什么他要这样问,明显的沈昱寒王爷是也。

“说,我是谁”竟然给他沉默,沈昱寒用力捏她的脖颈。

啊~

旧戏重蹈,冷柔看着他字字清晰的说道:“沈昱寒,当朝权倾朝野的王爷”,沈昱寒满意的笑了,似乎还不满足于这样,他再次的说道:“你是谁?”

你是谁?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她不太愿意回答,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是冷柔,她叫冷柔,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我叫冷柔,寒冷的冷,温柔的柔”。就这样简单的介绍,可是现在好无奈,她不再是单纯的冷柔了。跳出她的身上背负着他的仇恨不说,她已经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冷柔了。

“说”沈昱寒是命令的口吻。

“冷柔,冷傲天的女儿,你的……侧妃”一个泄欲工具,一个复仇的棋子,这些都是她的身份,可耻又无奈的身份。呵~侧妃多好听的名堂,她和他是青梅足马,但是少了两小无猜。他的心从来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过,只是偶尔的驻留过一会,但那一句是过去了,他不在乎,而她却视为珍宝。

“冷柔,我的侧妃,希望你永远记住你的身份,别我在外面给我像个妓女一样招蜂引蝶的,如果再让我听到一次那个名字,你就等着给他收尸吧”这不是废话,也不是一般的威胁,她知道他说了就会做到,他不让她好活但也不允许她做有辱他这个清明王爷的名声的事情来。

她知道的,所以她淡笑,应声点头,答应了他的不平等要求。

因为爱他,所以包容他的所做的一切,对于他给她的伤害她都是一笑带过,在他的面前,总是带着笑容。因为,不想让他看见那样的自己。在人前,他们相敬如宾,俨然是一对恩爱的‘夫妻’,在人后,他对她无情。夜夜笙箫,在她的身上毫无章法的索取,然后就毫无留恋的离开。但她依然笑着,她告诉自己:没事,他现在会对他如此,是因为他的心被仇恨蒙蔽了,只要消除他心头的阴霾就可以了,所以当他叫她You惑他的时候她没有半点迟疑,他在她的卧房里面放了让她无法生育的**的时候她也没有说什么。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将一切掩藏的很好。

但是雪痕,唯独雪痕她不能让他伤害到。

哗……

沈昱寒站起来,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却看不见一丝的笑意,反而变得沉重起来。上了岸,就下一句“我会叫人拿衣服过来”就离开了,依然是那样的背影,冷柔看来无数遍的背影,一直以来她重来没有看见过他的回头,从一开始的等待到后来慢慢的接受,再斗后来的习惯。

捧起一捧水出神的看着,淡笑,然后说了句:“好,真是辛苦王爷了,其实这样的伤不必要麻烦王爷的,妾身真是深感惶恐”。

已经走到了门口的沈昱寒站住了脚步,“救你不是为了你,因为你还有用处”。

那一抹淡笑化成一滴苦涩的泪滴在了水面,滴答……到了心里面,荡起苦涩的漪涟。

但嘴角依然笑着,看着水面眼睛连眨都不敢眨,眼泪就这样的滴落下来。她怎么不知道,她的身份那么多,当然是因为有不同的用处了。昔日她作为冷柔的时候是因为当时她只是冷柔,而今,她背负的太多了,回不到过去。就像东流去的水就永远不再回头。

他和她也回不到过去,回不到了。

在温泉里泡了一会,冷柔动了动身体,感觉到身上的伤没有那么痛了,穿上沈昱寒的婢女羞花送来的衣服,说是婢女还不如说是是沈昱寒的手下。然后随着她一起离开了,在路上冷柔也观赏了一路的风景,这里和王府是分开的,隐在丛林之后,似乎是很少人知道这地方,路上阵阵的桂花香迎过来,她以为是在王府里面飘过来的,咋一看,没想到在排排树林后面竟然是一个桂花园,她惊讶沈昱寒到底有多爱桂花呀。

羞花将她送到了一个路口然后指着一个方向跟她说:“侧妃往这个方向走可以走回去,不用拐路”。

道了谢,冷柔顺着她指的方向走去,走进去的竟然是她的庭院里面的桂花园,她竟然没有发现这里有一扇门在这里。

回到她的卧房里面,看见莺儿趴在桌上面睡着了,她那里一件毯子披在她的身上,也就是这时候莺儿张开了眼睛,看见冷柔回来了,顿时抓着她的手高兴的说:“小姐,你回来了,王爷有没有对你……”

冷柔摇摇头,莺儿才放下心来。马上为冷柔准备了洗脸水和早点。


查看全部